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造夢人 造夢人第9章 面對在線免費閱讀_歐蓉小說
◈ 造夢人第8章 告狀在線免費閱讀

造夢人第9章 面對在線免費閱讀

劉長天的背後,可是當今的皇后,被宋明明打的這個仇要報,而且要報狠一點。

「翟公公,我委屈呀!我要不是為了皇后,我早不在他那幹了。」劉長天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着。

「哎呀!我的大寶貝,天殺的宋明明,他那王爺的頭銜是不想要了嗎?敢欺負我們家長天,看我不收拾他。」翟公公手裡捏着條手絹,娘們樣十足。

「翟公公,你一定要幫我討個公道,要不然這口惡氣,我是咽不下去的。」

「小樣,你可找對人了,這事呀,其他人還真辦不了。」

劉長天抹抹淚水,從懷裡掏出一個黑袋子,袋子里裝的一個十分精緻的鼻煙壺,鼻煙壺上畫的是幾個漂亮的女人,模樣可人,衣着艷麗,身材比例極好,比那望春樓里的頭牌還好看。

「翟公公,這鼻煙壺可是難得的寶貝,就算是在京城,也是稀缺之物。」

翟公公接過劉長天手裡的鼻煙壺,藏不住的喜悅全寫在臉上,嘴裏還不忘稱讚道:「好物,好物,還是我的大寶貝懂我,知道我平日里喜歡鼓搗這些個小玩意兒。」

劉長天眯眼一笑,壓低聲音說:「翟公公好眼力,這東西可是會變的。」說著,拿過鼻煙壺在陽光下照了起來:「看,看這小身材正不正?」

翟公公嚴格意義上不算個男人,但他始終有着男人的思維,也會喜歡女人,只不過不能行事罷了!但他會欣賞,知道什麼是美好,什麼是極品。

「哎呀!我就說嘛,你這老小子不會就這麼簡簡單單送我個鼻煙壺,原來機關藏在這裡。」翟公公對着太陽光狠照,看上去還有點小衝動。

「翟公公,您老人家喜歡什麼,我還不知道嗎?過兩天,我把那望春樓的頭牌給你請來,再找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小夥子,你就只管看戲就好了。」劉長天的笑聲猶如公豬發情時的叫,一點不含糊。

翟公公那嘴都快扯到後腦勺了,「嘿嘿嘿……嘿嘿嘿」地笑着,應該是想到了點什麼畫面。

「男人只有掛在牆上才會變老實」,這句話一點毛病都沒有,翟公公即便是一個身體殘缺之人,也會抱有不切實際的想法。

「翟公公,皇后娘娘那邊可有什麼指示?」劉長天辦了私事,還不忘談談公事。

翟公公看看手裡的鼻煙壺,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瞧着劉長天說:「現在的皇帝已經是有名無實了,再過一段時間,等娘娘收攏了掌管兵權的何源,事情就算成了。」

劉長天看了一眼左右,伸長了脖子,壓着聲音說:「皇后娘娘會不會?」

翟公公抓住他的手推了回去,怒狠狠地說:「像這樣的話以後少問?做好你自己的事?娘娘那邊不會虧待你的。」

「是的,我着急了,我犯錯了。」劉長天說著開始扇自己嘴巴子,「我錯了…」

翟公公那臉比娃娃的臉變得還要快,只見他哈哈大笑着說:「看把你嚇得,走,喝酒去。」

三天後,就在宋明明與諸葛先生商討與鄒員外見面的關鍵時候,翟公公領着人來了。

「給我搜,屋裡屋外,都搜仔細了。」

「翟公公,您這是?」諸葛先生問。

「一個重囚犯逃跑了,有人看到躲進了王府。」

「公公這是行的哪門子令?連這抓囚犯的事都歸東廠管了?」

「呵,我這副老皮囊,哪有閑着的時候,皇后讓老奴幹啥,老奴就幹啥?」

這時宋明明聽從屋裡走了出來:「什麼人在外面喧嘩?」

「哎呀,老奴冒犯了王爺,該死,該死!」翟公公哈哈大笑了一聲,對手下說:「行了,王爺都站這兒了,還搜個屁,快去下個路口看看,別讓人給跑了。」

「喏!」

「公公不在京城伺候皇后,怎麼跑滇城來了?」宋明明心想,老子好歹也是個主子,還怕你這個狗奴才。

「不瞞王爺,宮裡的事務太多,把老奴忙的連覺都睡不好,你瞧瞧這些個破事,抓個逃犯,都要我親自出面。」

宋明明聽翟公公這意思,根本就沒把他這個王爺當回事,人家權力大着呢,想抓誰就能抓誰。

「翟公公,我不知道這抓人的活是誰讓你做的?皇上知不知道這件事?哪天我再見到皇上,把你這勞苦費心的事向皇上表一表,免得你幹了活,出了力,還落不下個好。」

翟公公聽宋明明這麼一說,知道是在將他的軍,因為就算現在的朝廷是皇后在撐權,但她畢竟不是正主,他還是要掂量着辦事。

「哈哈……」翟公公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哪能讓王爺為老奴費心,這個情老奴領了,以後要有用的着老奴的地方,你只管說,我這張老臉還是管點用的。」

宋明明點到為止,故作親切地說:「好啊!那翟公公就算是我在宮中的卧底了。」

這句話一出,把站在一旁看熱鬧的劉長天臊了個滿臉紅,只見他使勁在那咧嘴巴,以表示贊同宋明明的作法,從後化解自己的尷尬。

「劉管家,你說是不?」宋明明問。

「是,是,是,做卧底好,卧底好。」劉長天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翟公公,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

就在這時,諸葛先生插了一句話:「你看翟公公難得來一次滇城,這也快中午了,不如就在府上吃一點便飯?」

「對呀!來都來了,不如留下來吃個飯,讓外面的弟兄們也歇歇腳。」宋明明也假裝讓了一下。

翟公公看了一眼滿是心思的劉長天,對宋明明說:「王爺,公務在身,午飯就不吃了,等哪天你去了京城,老奴請你上去八大樓去吃羊肉涮鍋子,那叫一個美味兒。」

「行,那既然翟公公有公務在身,本王就不強留了,」宋明明轉頭對劉長天說,「從賬房取一百兩銀子,請外面的兄弟們吃個酒,解解渴。」

翟公公見到了銀子,臉色才變好了一些:「那老奴就替弟兄們謝過王爺了。」

「劉管家替我送送翟公公。」

「好的,王爺。」

宋明明看着劉長天與翟公公竊竊私語的樣子,搖了搖頭,說給一旁的諸葛先生聽:「這樣人之所以囂張,是因為身後有棵粗壯的大樹。」

「是呀!不過這棵樹的根系很大,不好剷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