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造夢人 造夢人第6章 買玉簪在線免費閱讀_歐蓉小說
◈ 造夢人第5章 洗澡在線免費閱讀

造夢人第6章 買玉簪在線免費閱讀

「王爺,洗澡水給您放好了,讓我來為您更衣吧!」

這把沒見過世面的宋明明驚了個一激靈:「小紅,這樣不好吧?」

「王爺,是小玉姐姐交待我的,之前這些活都是由她來做。」

宋明明心想,這王爺的待遇也太好了吧,連更衣洗澡這樣私密的事,都有專人負責,古代的男人好幸福呀!

小紅見宋明明不作聲,以為他是默許了,開始解他的衣帶:「王爺,那我就按照小玉姐姐交待的步驟……」

「等等,」宋明明急剎住了車,伸手將小紅的手臂擋開了,「這個,小紅啊,你把衣服放這,我自己換就行。」

「王爺,您身份高貴,這些更衣沐浴的活,理應是由我們下人來做的,這要是傳出去了,我會遭人非議的。」小紅委屈地說著。

宋明明想了想,委婉地說:「男女不是授受不親嗎?我是擔心你以後不好嫁人。」

小紅緋紅了臉,低着頭,咬着嘴唇說:「我們做下人的,身子本來就是王爺的,來府里之前,家裡人就交待過了,就算王爺留我們個乾淨身子,別人也不會相信的。」

聽小紅這麼一說,宋明明清楚了,意思是像小紅、小玉這樣的貼身丫鬟,是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來的,就像賈寶玉房中的襲人,她們不僅不會介意,還會主動迎合的。

「行,那就依着你吧!」宋明明不想再堅持了,因為他想真實的做一回王爺。

雖說小紅並不是自己中意的對象,但她畢竟是個已經成年的女子,所以理論上來講,這算異性服務,要是放在第一空間,可是不允許的事。

當宋明明被脫的如一隻拔光毛的雞一樣矗立在那裡時,他知道自己要努力的適應這種被對待的方式,而且最主要的是,一定要控制好尺度,不能出現尷尬的畫面。

再看小紅時,應該也是第一次見這種宏大的場面,臉蛋紅撲撲的,時不時還咬下嘴唇,眼睛更是躲避不及,時而左時而右,總有一種想逃卻又不願意逃的感覺。

宋明明說好的要控制尺度,但對於一個剛剛適應做王爺,第一次享受這種特殊待遇,正值荷爾蒙旺盛年紀的他,有些時候,並不是有意的,而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這樣的畫面,讓正在蹲下身子給他系腰帶的小紅變的有些難為情,她幾乎是半閉着眼睛完成的,因為稍有不慎,就會觸動機關,到時候遭殃的可是她自己。

宋明明架起兩個手臂,有點不敢直視自己的身體,因為他不願意去傷害無辜的人。

就在這時,又進來一個小丫頭:「小紅姐,水溫都試好了,可以伺候王爺洗浴了。」

宋明明的心裏炸鍋了,難道同我一起待在浴室的不只是小紅,還有其他人?

「嗯,我這邊也準備好了。」小紅完成了最後一個系扣動作,「王爺,那我們就過去吧!」

宋明明就像一個待宰的羔羊,不知道接下來會用什麼方式對待他。

出了卧室,經過一條走廊,順着樓梯往下走,一個冒着熱氣的大水池子,出現在了宋明明的視線中。

那電視劇中,不都是一個大木桶嗎?這怎麼還還水池子?宋明明心想,難道王爺的待遇要比皇宮的妃子們更高級,還是只有女子才使用木桶?

宋明明並沒有在洗澡的事情上浪費許多時間,因為他清楚,擁有權力比享受當下更重要。

「小紅,你讓人把諸葛先生找來,我有話要問他。」

「是。」小紅示意一旁的小雅,讓她先去找諸葛先生,而她繼續為宋明明整理衣服。

宋明明穿好了衣服,直徑來到了院子里,而此時,諸葛先生正好前來。

「王爺,您找我。」諸葛先生雖比宋明明大二輪還多,但宋明明的官位在那放着呢,所以他還是會作揖行禮,以表尊重。

「諸葛先生,我最近公務繁忙,今日難得閑暇,我想讓你陪我在院落里到處走走,順便聽聽關於迎娶鄒家大小姐的進展程度。」

「好的,王爺,那我們就邊走邊聊。」

不虧是皇親國戚,院子分上下兩個院落,上為尊,下為卑,東邊是書房和議事廳,西邊是廚房和儲物間,從北邊的角門出去,就是王俯的後花園,有荷塘,有小樹林,還有馬舍和射箭的靶場。

靶場的邊上,有一座木製的涼亭,宋明明好像在哪裡見過,就是一時想不起來。

小紅遞上了茶水,宋明明和諸葛先生相對而坐,雖說有垂柳之物遮陽,當畢竟是夏日,暑氣還是比較重的。

「諸葛先生,你上回和我說的那個劉長天是當今皇后的親戚,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王爺,可能老王爺走的急,您又剛剛回來繼位,所以有些事情,還沒完全摸清楚底細。」諸葛先生捋了下山羊鬍,警惕性地看了眼一旁的小紅說:「現如今,皇上被皇后架空,看似皇上在理政,其實許多大的事情,都是皇后在背後操作。」

「皇后為了監視幾個王爺和朝中大臣,在每個人的府上都安插了眼線,名義上是派來協管,實際上是在窺探各府的動靜。」

「這些府與府中間的消息,再由東廠進行收集,每日向皇后上報,就昨天你讓人打劉長天的事,皇后那邊已經知道了,不過好在我們並沒有勾結朝中權貴,沒有正面與她形成對抗,否則事情會變得很被動。」

宋明明一想,沒想到這個劉長天這麼命硬,跑到第二空間,還是照樣有關係為他撐腰,看來以後不能對他太粗暴,要換個角度折磨他。

「原來是這樣,那與鄒員外家聯姻的事,算不算勾結權貴?」

「這個嘛,依我看——不算。一則王爺你已滿23歲,到了娶親的年紀;二則鄒員外只是個生意人,並非官宦之家,就算皇后有疑惑,也並不能拿咱怎麼樣。」

「行,那這就事就儘快敲定,好早日替皇兄除掉障礙。」宋明明拉滿了弓,射了一個十環。

「王爺,其實主因並不是出在皇后身上,而是皇上整日荒淫無度,根本就無心去理朝政,皇后才鑽了空子。」

宋明明心想,連我這個二代王爺都處處有人伺候着,想必皇上上個廁所都有人給擦屁股,這樣的環境因素,造就了懶政怠政,甚至是無心理政,是皇上本人的錯嗎?是制度本身的問題,官和民之間的差別太大了,權力害人呀!

「難道就沒人向皇上提議,控制女人在宮中的數量?」

「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從古至今,一直延續,哪一個皇帝繼位,不想娶盡天下美人,怎麼可能會少,明的暗的,只會越來越多。」

「是啊,天下男人,都逃不過權力和美色。」宋明明低喃道:「人性,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