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最後的算命師 第7章_歐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孫二叔道:「韓先生,這光忙乎了,也沒仔細問,你兒子咋丟的?你們能找到這來呢?」

聞聽此言,韓宗清低下了頭,眼圈發紅,道:「唉!孫二叔,我也沒啥可瞞着的。」接着,韓宗清就把自己的經歷,簡單介紹了一遍。從他被打全家逃難開始,一直到是如何找兒子 ,來到了這個村子。

聽完後,孫二叔和小柱子都不住地感嘆。孫二叔搖了搖頭,道:「韓先生,你能來到我們村,也夠不容易的了。你來的那片林子,我們當地都叫老爺嶺。那林子才大才密呢,這麼多年,誰也沒走到盡頭過。沒想到,穿過林子,還住着你們一戶人家呢。」

小柱子道:「誰沒事鑽老林子啊,一般采蘑菇也不走那麼遠。我可聽說,那林子里有狼呢,韓大哥你是命大,沒遇上。你說這小孩走進這片林子,會不會······」

孫二叔揮起巴掌,就給了小柱子一個大脖溜:「你小子不會說話,就把嘴閉上,沒人把你當啞巴。」

韓宗清知道這個小柱子,有口無心,有點彪,但他的話,卻聽進了心裏。

孫二叔道:「韓先生,你也別著急了。你是個好人,相信你兒子,吉人自有天相。我去做點飯,你吃了再走吧。」

韓宗清此刻心亂如麻,一刻都呆不住。他站了起來,道:「謝謝您老了。二嬸的事差不多了,你們就按我說的辦就行。我還得去找我兒子,這都一天一夜了。」說完,站起來就要走。

小柱子伸手攔住他,道:「韓大哥,你準備去哪找呀?」

韓宗清尋思了尋思,道:「我還去那片林子,我昨晚起了一卦,他應該在那個方向。」

小柱子道:「韓大哥,咱認識一場就是緣分。我也沒事,這樣,我跟你去找,人多點,力量也大點。」

韓宗清還沒說話,孫二叔一拍手,道:「對啊!人多力量大,你等着,我去多叫點人。」

韓宗清急忙攔住道:「不,孫二叔。那林子那麼大,像小柱子說的,裏面還有狼,咋能為我的事,讓大傢伙跟着冒險呢。」

孫二叔道:「你說這個就外道了。別說你幫了我家,就是衝著孩子,我們也不能袖手旁觀啊。上午那陣遇到你,說實話我沒把你當好人,村裡一年到頭也見不到個生人。你就聽我的吧。」

孫二叔轉身出去。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就聽外面吵吵嚷嚷,響起了腳步聲。韓宗清出門一看,老頭身後跟着八九個棒小夥子,有的拎着繩子,有的提着棍子。別說,這孫二叔還有點威信,喊來不少人。

孫二叔說:「韓先生,這些人體格都好,也有進山的經驗。你帶着他們去吧。」然後,又回頭對這些小夥子道:「我說,你們幾個兔崽子都給我認真點找啊,聽韓先生的。小柱子,你給我盯着點,誰不聽話,回來告訴我收拾他們。」

這些小夥子嘿嘿一樂,都說:「老孫頭交代的事,誰敢不整明白啊,是不?」

一行人點起火把,月上中天時,鑽進了林子。韓宗清雖然走過一趟,但一進去還是有點發懵。他讓兩個人一組,中間隔着10米,呈直線型向前搜去。

小柱子和韓宗清一組,一邊走着,一邊道:「韓大哥,真沒想到,林子那面竟是二道河。俺們這是青山溝,咱兩個省呢。這要是走大路繞到你們那,那可老遠了。」

韓宗清道:「我也沒想到。這山可夠大的了,無邊無際的。」

小柱子道:「可不是嘛!這片林子我進來過好幾回了,但最多也就走三四里地,就不敢往裡去了。你這昨兒晚上走了一夜啊,可夠艱險的了。」

韓宗清帶着這些人找了半夜,別說人影子了,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他的心沉了下來,最後叫這些人都聚在一起,深鞠了一躬,道:「我謝謝兄弟們,夜深了,不找了。你們趕緊回去吧,都這個時辰了。」說完,低下頭,眼淚掉了下來。

小柱子等人看了看韓宗清,紛紛說道:「再找找,再找找。這片林子這麼大,還有那麼多地方沒找呢。」

韓宗清搖搖頭道:「不找了!孩子丟了這麼久,八成是凶多吉少了。算了,生死有命吧。兄弟們,都回去吧。日後有機會,我一定再來青山溝,登門致謝。」

小柱子這時道:「韓大哥,你看這樣,咱們都是向南找了,東西方向都沒去。咱們分成兩組,往這兩個方向找找。不管找到找不到,天亮時,都回這個地方集合,你看咋樣?」

眾人都說:「對!既然都出來了,就找仔細點。」

當下,眾人找了點較乾的樹枝,籠了堆火暖和暖和,又用樹枝簡單搭了個棚子,作為記號。然後,由小柱子分組,就開始找了開去。

韓宗清和小柱子,還有三個小夥子一組,向東找。這半夜走下來,小夥子都覺得勞累。韓宗清前一夜就沒睡,到現在更是渾身無力,抬腳都費勁。他咬緊牙關,盡量跟上大家的速度。

走了大約半個多時辰,突然,就聽走在最前面的小伙「哎呦」一聲,人突然消失了。大家急忙停下了腳步,舉起棒子。小柱子大喊一聲:「哎呀,長林啊,你咋了?」

接着,傳來嗡聲嗡響的聲音:「我沒事,掉坑裡了。」

大家用火把照地,試探着走了過去。果然,地上有個大洞,洞口黑漆漆的。小柱子拿火把湊到洞口,就見那個叫長林的小夥子坐在洞底下,抬頭往上看。

韓宗清覺得奇怪,這林子少有人來,怎麼會出現這麼大個洞呢。

小柱子等人急忙順下繩子,要拉長林上來。

長林正往腰間綁繩子,突然停住了,喊道:「韓大哥,這洞有些蹊蹺,有條道兒。」

韓宗清心念一動,急忙問:「長林兄弟,你看清了嗎?」

長林道:「是,沒錯,但是太黑了,看不遠。」

韓宗清明白了,這不是個天然形成的洞,是有人挖的地洞。想到這,他心頭閃過一絲光亮,兒子會不會也掉進這個洞里了。

他對小柱子道:「兄弟,我得下去看看。」

小柱子道:「那既然這樣,就都下去吧。長林啊,你也別上來了,大夥都下去。」說完,就要往下跳。

韓宗清急忙拉住了他,道:「等等,這裏面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你們在上面等我。」一邊說,已經坐在了洞口,雙腿垂下。

小柱子等人道:「韓大哥,都這時候了,你還客氣啥。趕緊吧,找孩子要緊。」

這洞其實並不深,也就一個人多高。剛跳下去,韓宗清就覺得,洞底有風吹過。他略微安心,裏面空氣流通,人進去不至於窒息。

待小柱子等人也都跳下去後,韓宗清道:「我走在前面,兄弟幾個跟住啊,注意腳下。」

韓宗清拿着火把,順着這條道往前走去。開始的時候,還得低着頭,但越走越寬敞,已經能夠直起身子。韓宗清知道,這是向地底下走了。

洞里靜的可怕,鼻子里滿是泥土的氣息。一行人大氣都不敢喘,走得小心翼翼。小柱子心怦怦直跳,琢磨着,這他娘的是哪啊?不會走到閻王殿吧。

越往裡走,韓宗清越納悶。他已經可以證實,這一定是人工挖的。洞里的牆壁都是用土夯實的,非常平整,有些地方還能摸到石塊。

「兄弟幾個,都小心點。」韓宗清在前面提醒道。

「韓大哥,這兒太嚇人了,咱們要不別往裡走了,你兒子怎麼也不能在這。」小柱子哆哆嗦嗦地道。

韓宗清道:「既然都下來了,我怎麼也得看個明白。兄弟,要不你們就先上去,在洞口等我。我找一會,就上去。」

小柱子道:「韓大哥這是說哪的話,既然您要找,我們哥幾個捨命陪君子了。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後面跟着的一個小夥子,抬腳奔着小柱子的屁股就是一腳:「你這破嘴,不說話能死啊!」

走了大約五分鐘,前面出現了兩條岔道。韓宗清站在岔道口,猶豫了半響,對小柱子等人道:「現在沒法辨別方向了,咱們先走左面這條道。」說完,一馬當先走了進去。

進入這條岔道,也就十多步遠,就覺得開闊了許多,伸開雙手都摸不到牆壁。小柱子湊到韓宗清身邊,道:「韓大哥,你說這地洞能是幹啥的。挖這麼個洞,得用多少人啊。我長到20了,別說沒見過,都沒聽老人說起過有這麼個地方。」

韓宗清道:「我也不知道,我原先以為是個大墓。但一路上,沒見到任何陪葬品,又不像。」

又走了會,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石門。眾人急忙停住了腳步,聚在了一堆。韓宗清就見這條道石門,是用整塊大石頭雕成,不知有多少年了,上面布滿青苔。門半開着,看不清裏面。

韓宗清道:「到頭了,都注意點,進去看看。」他一舉火把,閃身進了石門。

石門內,是一間石室,看起來足有兩間房子那麼大。眾人火把集中在一起,將整間石室都照亮了。室內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看了半天,沒發現異樣。韓宗清道:「走吧,咱們原路返回。」剛要走,就聽到守在門口的一個小伙,一聲驚呼:「誰?」

這一嗓子,將眾人都嚇一跳。那個小夥子幾步就竄到韓宗清面前,火把照應下,臉色發白。小柱子問:「我說大興,你鬼叫什麼,看到啥了?」

大興驚魂未定,道:「我在門口,聽到外面有動靜,探出頭去看。有個黑影,從我眼前一下子就過去了,嚇死我了。」

韓宗清急忙問:「看清沒,是人,還是啥?」

大興道:「好像是個人,個兒挺高的。但又好像不是,我嚇壞了,沒看太明白。」

眾人一聽,都不自覺地靠近,把手裡的棍子握緊。那個叫長林的小夥子道:「怕啥,咱這麼多人呢,管他是人是鬼,還是野獸,都沒事。」

韓宗清道:「這地方不宜久留,咱們原路返回。」

一行人這次加了萬分的小心,慢慢往回走。不大會,就退到了岔路口處。韓宗清道:「看起來也沒什麼,你們上去吧,我再到另一道岔道里看看。」

這次,眾人不再堅持了。最後,只有小柱子留了下來。小柱子看着眾人離開,小聲嘀咕着:「沒義氣,膽小鬼。哥們就不怕,回去笑話死他們。」

韓宗清道:「兄弟,千萬別這麼說。大家陪我折騰了這麼久,很不容易了。」

說著,兩個人已經進入了岔道。小柱子拉着韓宗清的胳膊,說是不怕,但上牙打下牙,身子直哆嗦。

走了不久,眼前同樣出現了一道石門,同另一條岔道的場景一模一樣。韓宗清長出了一口氣,拉着小柱子,進入了石門。

火把照射下,石室內朦朦朧朧的。韓宗清聚攏目光,正四處打量着,突然驚叫了一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