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上!柔妃帶着皇后娘娘跑啦 皇上!柔妃帶着皇后娘娘跑啦第9章 庫房在線免費閱讀_歐蓉小說
◈ 皇上!柔妃帶着皇后娘娘跑啦第8章 雙緣鏡在線免費閱讀

皇上!柔妃帶着皇后娘娘跑啦第9章 庫房在線免費閱讀

第二日早晨,李德在尚逸的懷裡醒來,還好,不是夢,尚逸察覺到了懷裡的人動了動,便也醒了。

「醒了?」

「嗯。」

「尚逸。」

雖已叫了一晚,李德感覺叫起來還是有些燙嘴,尤其是聯想到昨晚的一些畫面,耳根子有些發燙。

「嗯?」

李德不說話,感覺被答應後有一種莫名的心安。

「我給你講講我和葉小姐的交易吧。」

「嗯。」

尚逸把自己和葉清茹的交易告訴了李德。

「所以你是為了我?」雖然重點有很多,但是李德抓住了最重要的一點。

「嗯。」

「那按你這樣說,你是覺得葉小姐是為了某樣東西進宮,可是為了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她既是為了那樣東西進宮,那肯定是極其重要的,到時候我會暗中查看的。」

「那你要給葉小姐嗎?」

「看她要何物。」

「不對,那你就是專門瞞住我,來逼我?三皇子可真是長大了啊。」李德突然一下反應過來。

「可是昨晚是我主動呢!」

尚逸突然湊近,李德耳根爆紅,「要不要再來逼一下?」,尚逸挑眉。

李德翻在尚逸身上,攀住了他,「來啊~」,低頭便咬住了尚逸胸前的一朵梅……

尚逸的母親也就是當朝太后,在尚逸登基之後,便就出宮去雲遊了,尚逸結婚倉促,便也沒來得及趕回來,現在還在路上,因此成婚第二天便也免了去拜見太后的習俗。

葉清茹起床後清清閑閑地洗漱完後,便享受着早餐,本來想着讓蘭兒去偏殿把那皇上請過來,至少面子上裝過去,誰知人沒在,連睡過的痕迹都沒有,估計是去找他的小男友了吧,不過這皇宮裡的東西是不一樣,真的是太好吃了,葉清茹不由得感嘆,沒在正好,自己還可以多吃點兒。

吃完後,葉清茹便從自己的陪嫁箱子中翻出了一本書,那本書早已泛黃,是她前兩年在葉正書房裡翻出來的,聽葉正講,是傳說中著名道士清虛子的手札,記錄了他一生里各種見聞,是葉正廢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尋來的,尋來後葉清茹見有趣便自己要了去。

裏面有一篇就是,清虛子在名滿天下時,一位人來尋到他,說自己是異世穿越者,想讓他幫自己找到回去的方法,饒是多見的清虛子也是第一次見這種事,前所未聞,兩人走遍了大江南北,翻閱了各種史書典籍,最終找到了一種名叫「雙緣鏡」的事物,由清虛子啟動了它,這才讓那人成功回去。

清虛子將此事記載於自己的手札中,想着既是有一人穿越,那便有其他的人穿越,這樣也可為他人提供借鑒,只是清虛子去世後,這手札流落民間,多年不知去向,之後便到了葉正手中,因此知曉穿越此事的人少之又少,因為此事實在玄乎,無人見過。

「雙緣鏡。」葉清茹小聲念着。

自己當時暗中專門找了江湖上的探子去打聽,先皇在任時,前半生為國為民,後面幾年慢慢鍾情於享樂,搜集了天下不少的寶貝,其中雙緣鏡便在其中。

手札中倒是記載了雙緣鏡的模樣,可惜只有文字,具體的要靠自己想像,手札記載,雙緣鏡是銅鏡,但又不似一般的銅鏡,雙緣鏡是照不出像的,若要啟用它,便得將穿越者的血滴在鏡面上,雙緣鏡會自行感應是否是異世的人,若是,雙緣鏡便會照出人臉,助人回到原來的世界,雙緣鏡鏡面只有巴掌大,還有一個手柄,鏡背面是一條立體的蟒蛇,蛇尾蜿蜒纏繞着手柄。

若是先皇搜集的寶貝,若先皇在世,那便可能在先皇的私庫中,可先皇逝世了呢?是在尚逸的私庫里還是在其他地方,這可是個大問題。

這時,內務府總管來了。

「老奴皇后娘娘。」劉貴行禮。

「起來吧,何事?」

「老奴是內務府總管劉貴,老奴帶人給娘娘量身形尺寸,以便往後制衣,皇上命老奴帶娘娘去庫房,讓娘娘選幾件稱心的。」

這皇上可真夠大方的,直接讓我自己選,不過也是,這場交易還是他收益最大,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咯,一定要好好挑,最好看個遍,看看有沒有雙緣鏡。

「那便勞煩公公了。」

「那老奴便在外等着娘娘。」

說完招手讓婢女進去,便退出去了。

葉清茹量完尺寸,換了件衣服便出宮門了。

不得不說,後宮簡單是真的舒心,全後宮就自己一個,全然沒有小說裏面的勾心鬥角,不對,突然想起還有一個「妃子」,不過那人對自己也沒多少影響,等到自己找到雙緣鏡,安排好一切,就要說拜拜了,說起來還是有些不舍,畢竟自己在這裡生活了十八年,還有這個世界的爹娘,可是,再不舍也得離開,因為原來的世界才是自己真正的家,況且,自己還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沒辦。

想起那個男的,老娘現在恨不得就把他千刀萬剮,尤其是那根柱子,直接剁碎了喂狗,喂狗狗都嫌臟,那種人,不把他關進牢里,自己決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