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柔妃帶着皇后娘娘跑啦第5章 上朝在線免費閱讀

皇上!柔妃帶着皇后娘娘跑啦第6章 封妃在線免費閱讀

幾日後的上朝,群臣交頭接耳,不一會兒,太監尖利的聲音傳來:「皇上駕到!」

所有人跪下行跪拜之禮:「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愛卿請起。」

「謝皇上!」

「諸位近兩月來真是對朕頗有微詞吶,奏摺里彈劾的全是朕,諸位是身居高位久了,忘了頭上那頂烏紗帽是誰給的了?忘了自己的職責了?」

尚逸發著怒火,下面屏息凝神,畢竟自從新皇登基以來便從未發過火,這兩個月彈劾慣了,甚至有的人都快忘了他是皇帝了。

丞相站了出來:「皇上,微臣們的職責不敢忘,只是,皇上總要給微臣們一個交代吧?」

尚逸眯眼打量着丞相,這老傢伙,身為最得寵的二皇子母妃的哥哥,位居丞相已久,父皇也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知道暗地裡撈了多少油水,幹了多少壞事,最近彈劾的奏摺也是以他帶頭為主,簡直是幹啥啥不行,攪屎是狀元,等他再蹦躂一早上,看着吧,馬上啊——就要垮了。

丞相站在那,感覺右眼皮一跳一跳的,心裏有點慌,又接着跟其他大人使臉色,一連又有幾個人站了出來,也是同樣的話語。

「今天諸位是打算硬要逼出個結果了?」

下面人不說話,尚逸招招手,便有一個太監捧着聖旨走了上來。

「諸位可要聽好了,念!」尚逸玩味兒地笑。

眾人微微抬頭,太監將聖旨展開,除那連着丞相的幾位大人,都連連跪下,那可是聖旨,還不跪,是等着砍頭嗎?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三皇子雍和純粹,乃逸群之才,朕歸西後,即立為皇,敢有謀反者,不論何人,誅!」

「諸位聽完了?」下面寂靜無聲,丞相不可思議,急忙開口道:「敢問皇上為何今日才將此聖旨拿出?」

「哦?丞相這是質疑朕還是質疑先皇的奏摺呢?」

這問題是死局,丞相只得僵硬地說:「臣不敢。」

「行了,你還有什麼不敢?不過朕也為了讓各位愛卿信服,不如愛卿們自己選出一人來看看如何?待你們觀了真假,朕再來解釋這份奏摺。」

這些大臣不可能沒有任何懷疑,雖然丞相那傢伙平常在朝堂之上討人厭,只是,剛才他那話還是說對了,為何不早些拿出來。

在大家的小聲討論之下,不出所料地選出了葉太傅,畢竟他人在朝堂多年,人品是大家公認的,不像某個丞相,跟他站在一起,連呼吸都覺得是臭的。

太監將聖旨捧了下來,葉太傅接過,心裏琢磨着,這小子深藏不露啊,作假作得一模一樣,要不是自己心裏清楚沒有那傳說中的聖旨,自己也要被騙過去了。

幾個和葉太傅站在一起的官員也湊了上來,葉太傅像模像樣地仔細研究了一陣,開口:「這份聖旨的確是真的,是先皇親筆,還有先皇的章印,只是臣猜測先皇當時身體虛弱,因此字不那麼的似平常有力。」

葉太傅開口,自是沒人再質疑。

「至於為何朕今日才拿出聖旨,那便該問問丞相了。」

吃瓜吃到自己身上的丞相驚得跪下來:「皇上,臣什麼也不知啊!」

「哦?是嗎?帶證人。」

此時一臉懵的丞相,看着自己家的管家被帶上來更是一臉懵,自己幹啥事兒了?管家咋又成自己的證人了?還有,這老傢伙不是前幾天告假回老家了嗎?這走向不對啊。

被帶上來的管家,一邊哭着,一邊連滾帶爬地到丞相旁邊:「老爺啊,老奴對不起您啊!」

丞相腦袋都要炸了,冷汗都給下出來了,自己本想讓着新皇難堪,不好收場,怎的把自己給栽進去了,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幹啊!

「實話說出來,朕饒你不死。」

「這……」

那管家怯怯地撇一眼丞相,要不是在這大殿之上,丞相都想立馬把他眼珠子給挖出來,嘴巴給縫上了。

「不說?你覺得你的丞相老爺現在護得住你嗎?」

「說!說!老奴說!」

「當時、當時先皇駕崩那晚,老奴按往常一樣給丞相送安神香,在轉角處,就聽到丞相在與人密謀,當時老奴好奇啊,就在那偷聽,結果是聽見丞相說先皇給三皇子密留了一份聖旨,說是讓三皇子繼承皇位,丞相不服,說是消息還沒散出去,就派人去偷聖旨,到時候讓三皇子口說無憑,然後再將此消息透露給其他皇子,引得他們一起圍攻三皇子,只要三皇子一死,其他皇子就不足為懼了。」

朝堂之上眾臣炸開,竊竊私語,本來丞相平日里就人品極差,現在他自己的管家又爆出這檔子事,大家自然而然也沒有生疑。

「你胡說!皇上!臣冤枉啊!」

丞相自是再厭惡尚逸,只是這時候只能求着尚逸,喊着自己冤枉。

「丞相冤枉?這份聖旨還是朕親自命人偷偷從丞相卧室尋出來的呢,不知丞相抱着聖旨睡覺的時候可有夢見如今的場景啊?」

「不曾想一個擁有聖旨的三皇子倒也引得丞相如此煞費苦心,不過丞相千算萬算,怕是沒算着父皇把虎符也給朕了吧?」

「冤枉!皇上,冤枉啊!」丞相腦袋都磕破了。

「冤枉?來人,將丞相壓入大牢,封鎖丞相府。」

「不!不!我懂了,你那聖旨是假的!你只不過想扳倒我!」丞相被拖下去時,突然醒悟,不過,誰也不信他。

丞相和管家被帶了下去,尚逸笑眯眯地說:「諸位大人,還有什麼疑慮嗎?儘管說。」

如此,大家自是沒有疑慮了,當然,也不敢有了。

「諸位大人是朝廷命官,頭上的烏紗帽自是為國為民而戴,之前的事便算過去了,只是往後,真希望諸位大人還是多關心關心民生之事吧,別一天到晚跟那村裡的長舌婦一般,不然這烏紗帽自有人來戴。」

「是,微臣謹記皇上教誨!」

尚逸如此一說自是不敢再有人挑起事端了,要不然等着烏紗帽不保,全家去喝西北風吧。

「對了,若有的愛卿消息靈通,應該得知了朕前幾日微服私訪遭刺殺了,此事全權交由大理寺寺卿去調查。」

「微臣領命。」

尚逸自是不怕調查,畢竟自己的人實力清楚,查不出什麼的。

回寢宮,尚逸交代風影把那管家先處理了,今日在朝堂上的一切都是假的,那管家也是自己給了他巨額還拿他家人作要挾這才陪他演了這場戲,不過,那管家也不是什麼好人,仗着丞相的威風,作威作福,他乾的那些壞事早夠他死上千百回了,殺了他,高枕無憂,何樂而不為呢?

那聖旨是李德仿的,簡直是一模一樣。

還有那日的奪嫡,自己也沒有傳說中的兵符,若不是自己訓練的暗兵,自己早還慘死了。

尚逸想着事,不由得慶幸,還好自己不幸中的萬幸,遇見了李德和先生,不然自己早還不知道死在哪個犄角旮旯了,還好,一切都過去了,只是自己現在雖為皇,可還是實力太弱,暗地裡倒是勢力不少,但是朝堂之上依舊是孤立無援的狀態。

只是那葉小姐找自己合作絕不是她自己說的那簡單的目的,就先生和葉夫人寵她的程度就算是一輩子不結婚也無所謂,最多被人說閑話,他們家哪像怕說閑話的樣子,但是自己現在需要葉家這條線,到時候便知道那葉小姐想要什麼了,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現在最看不懂的便是先生了,不知為何,先生一直從小幫自己,自己暗中也派人查過,沒查出任何疑點,就像是善心突發,但絕對不是這樣。

現在朝堂之上,藉著此事,可把丞相一黨端了,朝廷便乾淨多了,雖說父皇最後幾年慢慢昏庸無道,但勝在前些年選**的命官還不錯,後來多了些老鼠屎罷了,只要丞相一除,其他的便簡單多了。

是該慢慢給朝廷注入些新鮮血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