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青鸞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顧青鸞知道她今日來是因為什麼,馬上就是上巳節,沈靜柔肯定要去,去年她出盡了風頭,今年怎麼捨得把這個榮耀拱手讓人,奈何顧青鸞已經不是那個好欺負的三嫂,對沈靜柔也沒那麼熱心,她自然心裏着急。
  本來以為自己說到這個份上,顧青鸞就會開口幫她,結果她話都說完了,顧青鸞還在這裝傻,沈靜柔有些按捺不住,她雙手握着綉帕,忍着要一走了之的衝動。
  「還請三嫂借我衣裙和首飾,我在這裡先謝謝三嫂了。」
  去年那套衣裙和首飾,顧青鸞直接送她了,沒想到今年還需要她張口來借。
  此話說完,沈靜柔覺得自己十幾年的臉都丟盡了。
  她堂堂太傅府的大小姐,卻在這裡對着一個商戶出身的女子開口求人,實在是讓她的臉面掛不住。
  顧青鸞聞言笑了。
  「小妹這話說得真的是讓我受不起,不過就是些不值錢的東西,你派個丫鬟說一聲,我肯定給你送到院子去,何必來親自來跑這一趟。」
  聽到這句話,沈靜柔心裏這才鬆了口氣,還算好,顧青鸞還算是有點眼色,她決定以後一定會對顧青鸞態度好點。
  既然目的已經達到,沈靜柔也不多待,她急忙起身告辭,那匆忙的神色,還以為是顧青鸞趕她走似的。
  看着小妹事情辦成便迫不及待離開的樣子,沈應珩眼底閃過一絲嫌棄,都是馬上要及笄的大姑娘了,有些方面還真的是需要多加註意,真的是被他娘給寵壞了。
  他娘也是的,每日不在小妹身上多花點心思,卻老是盯着自己的院子不放,想到他娘晚上前跟他說的話,沈應珩決定完全拋之腦後,他已經成家了,以後他的事,卓氏還是少管為好。
  「上巳節的春日宴你也會去嗎?」
想到剛才小妹說的春日宴,沈應珩忽然問道。
  「你知道上巳節又叫什麼?」
顧青鸞反問他。
  沈應珩一個大男人,平日里對這些節日都不在意,當然不知道答案。
  「又叫女兒節,都是未出閣的女子外出踏青或者與心儀之人相伴出遊的日子,我一個已經嫁人的,不好去湊這個熱鬧。」
顧青鸞不打算與他細說,回了後院。
  隔日,看着桌上採桑買回來的一堆紫色荷包,顧青鸞一一細細去看。
  上一世送的荷包,她熬了幾個大夜才綉好,工藝和細節上自然不必說,可惜她送出去,從沒見沈應珩戴過,為此,她還以為沈應珩不習慣佩戴飾物,殊不知,是人壓根不喜歡。
  真是浪費感情。
  顧青鸞不再去想,把桌上的荷包一一拿在手上比較。
  她綉荷包用的是上等的錦緞,上面的圖案也是她精挑細選才定的,更不要說那荷包上的銀線和穿的珠子,還有那價值不菲的熏香,哪一個不是最上乘的。
第125章留意  「這些荷包看上去樣子都差不多,可是細看就會發現許多不同之處。」
顧青鸞指着一堆荷包,對幾個丫鬟解釋道。
  採桑和秋露伺候顧青鸞的時間不短,自然懂得區分一些布料,知道哪些是上品,哪些是普通料子。
  木槿跟顧青鸞的時間最短,她出身窮苦,在她看來,桌上這些,已經是最好的了,因此聽得格外認真。
  「我繡的那個荷包,用的是最好的錦緞,它是由絲綢和金銀線織成,柔軟光滑,但是桌上這些,卻都是緙絲繡的,雖然看上去名貴,但是比錦緞還是差了許多。」
  「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吧,小姐?」
秋露聽完點點頭,問道。
  「當然,除非是從事布料生意的商人,否則一般人看不出來。」
  上一世,梅香拿着那個荷包說是後院的一個下人身上的,那荷包的確出自顧青鸞之手,這讓她百口莫辯,沈應珩白日也不在府上,自然是無人幫她說話。
  她當時被卓氏嚴厲指責,還差點被卓氏以「七出」之名休掉她。
  後來還是沈應珩晚上回府,才讓她擺脫污名。
  這段時間顧青鸞細細想來,這次她決定主動出擊,順便把梅香解決,也正式跟沈應珩提和離。
  「你們三個聽好了,梅香是卓氏的人,她來的目的絕對不簡單,你們三個一定要多加提防。
  還有,最近在府里,你們三個都多留意身上佩戴荷包的男子,一旦發現有與這個相似的,立刻回來告訴我,聽明白嗎?」
  既然梅香能拿出那個顧青鸞繡的荷包,就說明那個荷包是在府里找到了,夏荷早已經被趕出府,她不可能帶走,冬雪還在牢里,更不可能送給梅香。
  想到這裡,顧青鸞的語氣很嚴肅,三人看顧青鸞神色肅然,知道這事很重要,都不約而同點點頭:「奴婢曉得了。」
  回了自己院子,沈靜柔一掃前幾日的陰霾,神色也恢復如常。
  「看到小姐這麼高興,我們做下人的也高興,前段時間看小姐每日都愁眉苦臉的,奴婢們不知道有多擔心。」
  沈靜柔身邊的百合是個嘴甜的丫鬟,眼見沈靜柔心情愉悅,立刻上前來。
  沈靜柔一臉的得意;「我就說,區區一個商戶女,只要我一開口,她絕對乖乖把東西送過來。」
  沈靜柔這邊滿心期待顧青鸞會給她送來什麼好東西,那邊顧青鸞壓根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沒過幾日,一大清早,一輛馬車停在了太傅府大門前。
  門房伸出頭看了一眼,那馬車上的標誌看着眼生。
  馬車停穩,隨即車上下來兩個人tຊ。
  來人一身媒婆打扮,看上去四五十歲,臉上帶笑。
  門房一見這架勢,立刻奔進去找管家。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來人已經坐在了太傅府的花廳里。
  卓氏在一堆丫鬟婆子中坐在了上位。
  那媒婆姓趙,是城西有名的媒婆,促成了好多的姻緣。
  因為家裡有將即將及笄的女兒,因此卓氏對上門來的媒婆都是客客氣氣,笑臉相迎。
  「夫人吶,我今日前來,可是為了府上的姑娘。」
  趙媒婆說到這裡看卓氏神色不變,知道這事有戲,遂繼續說道:「真是天大的緣分,今日托我來的人家正是御史台大夫的秦大人家,秦大人家的獨子。」
  說到御史台,卓氏在心裏快速搜索一番,御史台大夫是正三品大官,也算是門當戶對。
  沈靜柔正在綉荷包,卻聽得身邊的丫鬟來報,說是御史台大夫請了媒人來,此時正在花廳與夫人商談此事。
  沈靜柔急忙去問御史台大夫是否姓秦,丫鬟點頭稱是。
  沈靜柔聽了,立刻興奮起來,她放下手中的東西,整個人看上去很激動:「真的嗎?
娘在跟那媒人說話嗎?」
  「是的,小姐,奴婢親眼看見的。」
  沈靜柔得到肯定回答,臉上揚起微笑,那笑容任誰看了,都能看出她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過了一個時辰,那趙媒婆滿臉笑容地離開了太傅府。
  卓氏立即讓丫鬟去請沈靜柔。
  看着女兒滿臉笑容地進來,卓氏猜到她應該是知道了,於是問她是如何認識那御史台的公子的。
  沈靜柔滿臉害羞,不敢隱瞞,隨即把元宵節那晚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講給卓氏聽。
  卓氏聽完若有所思。
  「等你三哥回來,娘還得好好問問。」
  「問我三哥做甚?
這事還要問他啊。」
沈靜柔小聲抱怨:「我三哥整天不苟言笑,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只有那商戶女能受的了。」
  「你這孩子,問你三哥自然是有原因,你可知道,那秦家的公子,如今官拜戶部侍郎,跟你哥一起在朝為官。」
  卓氏這話一出,沈靜柔倒是沒有想到他居然是這麼大的官:「我三哥不是戶部侍郎嗎?」
  「你呀,你三哥當初進戶部的時候,你爹不是說過嗎?
戶部最大的官是戶部尚書,然後是戶部左右侍郎。」
  沈靜柔沒想到秦孝周居然跟他三哥一樣平起平坐,頓時對他的印象又更好了些。
  吃過午膳,採桑去管家處領了丫鬟們的春衣。
  春衣比冬衣要薄些,採桑抱着四套衣物,從前院的迴廊處往後院走。
  今日府里人來人往,開春後,府上各個莊子上管事的今日特意來見卓氏,一是彙報春耕的情況,二是聆聽卓氏的指示。
  卓氏這邊的幾個莊子主要是負責種糧食,而沈太傅那邊的莊子因為土質環境的原因,種的果樹要多些,雖然比不上糧食產量多,倒是也可以有些進項。
  採桑正在往傾雲軒走,忽聽得有人在後面喚她:「這位姑娘,請等一等。」
  採桑回過頭,就見得有一對四十歲出頭的夫妻一臉希冀地看向她。
  採桑有些莫名其妙,她看看四周,確定這兩夫妻倆沒有叫錯。
  「是叫我嗎?」
  「是,是,這太傅府里太大了,我倆大半年都沒來了,一時不察,沒跟上管事的腳步,這才有些迷路了。」
  這對夫妻看穿着打扮,的確是莊子上農戶的打扮,採桑便沒再多問,給他倆指路:「沿着這條迴廊走到頭,看到一個假山,然後往假山的右邊走,走到頭,就可以看到夫人的院子了。」
  「誒,誒,真是個心善的姑娘,人也長的水靈。」
那夫妻倆對着採桑道謝,看向採桑的眼神越發的熱切。
  採桑被這夫妻倆看的有些發毛,不再搭話,回了院子。
第126章關係  今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