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唐開局灌醉長樂公主 第4章_歐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程修文睜開眼睛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小肥羊……哦不,是尊貴的客人。

「客官又來了,今天要吃點什麼?」程修文一臉友好的笑容問道。

程處默木然的臉上擠出一點笑容:「花雕酒。」

「一斤?」程修文大喜。

程處默臉色更是難看:「五兩。」

「哦,五兩啊。」

程修文一聽,臉上的親切就淡了下來:「承惠,二十五兩金子。」

程處默非常捨不得的從懷裡取出一個錢袋,數了數又墊了墊,才扭扭捏捏的遞給程修文。

程修文懶得伸手去接。

直接從櫃檯里取出一小壺酒,

程處默眼睛猛地發光,手裡牢牢拽住的錢袋,「叮噹」一下,砸在了櫃檯上。

程修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錢袋搶走了。

同時溝通系統回收。

「擦擦擦」的,只有程修文能聽到的數鈔票聲音一閃而過。

又是二十五萬軟妹子到賬。

聽到這個音效聲,程修文的臉上,才冰雪解凍幾分。

「有酒無菜,太過乏味。不如客官來點下酒菜?」程修文笑眯眯道。

程處默下意識咽了一下口水,但是摸了摸自己乾癟的口袋,訕笑:「不了,多謝掌柜。」

程修文臉上平淡,心裏則嘖嘖了一聲。

「這隻小肥羊的毛差不多薅完了。」

遙想一個月前,自己剛開店那會兒,

這個客官來光顧,

那是何等的豪情!

五兩金子一兩酒,一來就是一壇酒!

二十兩金子一小碟辣條,上來就是一大碟!

自己身上穿着的防彈衣,還是多虧這位客官的慷慨解囊,才湊錢買的呢。

可是現在……

看看這位原本豪氣客官,開始變得越來越扣扣索索,喝酒只要五兩,下酒菜一個全無。

「這貨被我坑窮了啊。」

程修文看着程處默直搖頭。

「是時候,培養新的肥羊了……」

「不過,客房裡的那位新肥羊,酒量差了點。」

「想從她身上薅羊毛,有些辛苦。」

「不過沒關係,」

「她總是有兄弟叔伯的……」

大唐的男人,尤其是大唐的有錢男人,就沒有不喜歡喝酒的。

大唐的這些低度酒,又怎麼比得上自己來自於後世的高度純酒?

只要肥羊的叔伯兄弟喝了,

還怕他們不乖乖下套?

「只是這位老肥羊,怎麼就不知道介紹他的兄弟叔伯過來一起喝酒?」

這般想着,

程修文看着程處默的眼神,也有些不滿了。

程處默無端打了一個冷顫。

「怎麼會突然覺得被惡意籠罩?」

「不會是親爹在念叨我吧?」

「爹老糊塗了,非要我來找什麼庶出的兄弟……可不能被爹知道我每次出來都盡喝酒了。」

「而且這一次,我出來是奉陛下的命令,來找長樂公主的,」

「路上餓了,吃點東西。」

「也沒人說什麼,」

「親爹也管不到我的頭上……」

想到這裡,程處默豪情萬丈,一口乾了酒。

然後,

沒有然後了。

在這個同樣的位置,他和女扮男裝的李黎一樣,「碰」的一聲,徹底栽倒。

「都喝酒喝了這麼多次,還不長教訓,這麼烈的酒,一口悶……活該喝醉。」

程修文撇了撇嘴。

走到程處默面前,熟練的拉上他一隻胳膊,然後把他一路拖到馬路上,

拍了拍手,瀟洒的往回走。

於是,

皇宮裡的李世民,等啊等,

等啊等,

宮門口都落鎖了。

自己的寶貝女兒李麗質沒回來,自己派出去找到李麗質,暗中保護的程處默,也沒有回來。

「給朕派人去盧國公府上問問,他們家公子程處默回去了沒有?」李世民咬牙切齒道。

「陛下,宮門口落鎖了……」太監戰戰兢兢道。

自從李世民玄武門事變以來,

他對宮門的防衛一直很上心,誰敢壞了宮門規矩,一律嚴懲!

現在宮門下鎖,太監也不敢輕易出宮。

聽到太監這麼說,

對宮變心有餘悸的李世民,也不由有些遲疑。

正在這個時候,

左右道:「皇后娘娘到——!」

李世民忙臉色一變:「長樂公主的事,都給朕守口如瓶,誰敢透露給皇后,朕要了他的腦袋!」

然後擠出一張笑臉:「觀音婢……」

長孫無垢走進來,看到李世民的這個表情,不由問道:「二哥,是有什麼心事嗎?」

李世民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說。

難道跟長孫無垢說,

「哎呀妹子,真的不好意思,朕一時疏忽大意,把咱們的女兒丟在皇城外面,還沒找回來……」

他能說嗎?

當然不能……

「還不是那個魏徵……」李世民眼睛一轉,咬牙切齒。

……

第二天,

天才蒙蒙亮,

李世民已經穿戴整齊,

「李君羨!」李世民面色冷峻,大喝一聲。

「臣在。」李君羨許久沒有看到李世民這麼生氣,忙出列恭敬以待。

「朕命你封鎖整個長安城,」

李世民臉上寒光一閃:「給朕……挖地三尺,找出長樂公主!」

李君羨暗自倒吸一口涼氣:「長樂公主……不見了?」

「長樂公主徹夜不歸,」

「陛下也不知道長樂公主的蹤跡……」

「莫非,」

「長樂公主的清白……可能不保?」

李君羨正心裏驚駭莫名,

只聽李世民突然壓低聲音對他說道:「長樂的事情,朕交給你辦。」

「這事情,走漏一點風聲,朕唯你是問!」

李君羨心中一凜,忙道:「臣定不負陛下重託!」

「還有……」

李世民的聲音幽幽傳來,彷彿來自於九天之上:「昨天宮門口守衛、將領、太監、守夜人……」

「全都處理了。」

輕描淡寫一句話,李君羨額頭霎時間布滿細汗。

「臣,遵旨。」

直到離開大殿,被太陽籠罩,李君羨才恍如隔世。

「把長樂公主拐跑的傢伙,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