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呆萌美人惹爺憐:霸總他是戀愛腦季墨景楊初初 第4章_歐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知名酒吧里,來這裡消費的人都是非富即貴,某一包廂,幾個貴公子在喝着酒,閑聊着。

他們幾人一個星期就會在酒吧這裡聚兩次。

每人身邊都有兩位女伴,女伴大部分都是清純,妖媚和可愛這三種類型。

唯獨季墨景身邊沒有一個女伴,他不喜歡聞不喜歡的氣味。

好友林野白看着季墨景一身禁慾的跟他們格格不入,忍不住噗嗤一笑的看着季墨景,「老季,都二十七年了,你是不是應該破c了。」

「對啊!你不知道那一種感覺,有多好。」好友李宴禮慵懶的拿起一支煙,躺着,贊同的點了點頭。

他成年就破c了,他的女朋友,到現在都不知道有多少個。

女人,這一種生物,對他來說,只能是談戀愛,不能當真。

他也絕不會走進婚姻的墳墓。

老季這個人,就那麼喜歡當時的那位嗎?

那位都快要生孩子了。

為了她,守身如玉,這麼多年,真的想不到啊!

「破了。」

季墨景薄唇淡淡的開口,聲音不緊不慢的說著,好看的桃花眼淡淡的看着幾位好友。

林野白和李宴禮兩人的工作是不是太輕鬆了。

這麼閑,總是喜歡關注他的私生活。

有點煩。

「什麼?」

「WTF,誰?」李宴禮震驚的看着季墨景,想要知道誰那麼牛逼把老季睡了。

季墨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不急不慢的看着他們,薄唇微微開口,「你們不需要知道。」

他的私生活,不喜歡被別人關注,哪怕是死黨。

「誰這麼厲害,把你這朵高嶺之花摘了。」林野白端起酒杯,藉著酒杯,斜着眼,仔細的打量着季墨景。

想不到啊!老季既然悶聲干大事,有點意外。

不會再過一陣子,老季的孩子都有了吧!想想就不可思議。

到底是哪位美女把老季拿下來?回去要好好查一查才行。

季墨景對於他們的操作,默不作聲。

他的獵物,不是誰都可以看的。

一想到楊初初,他的小腹又有點難受。

該死的女人,不知道給他下了什麼毒。

找到她,他一定要讓她後悔跑掉。

小女人,喝了酒獃獃萌萌的,身體軟軟糯糯的,不知道她是不是經常那樣子。

如果是,他一定把她的腿打折了。

季墨景拿着酒杯,一動不動的思考着,怎麼抓到自己的獵物。

……

「同學們,今天的課,就到這裡啦!再見!」楊初初微笑着望向學生。

當高中老師,比較輕鬆,同學們都很認真聽課,她很喜歡這一份工作。

「老師,再見。」高一的學生齊齊跟楊初初說再見。

楊老師太美了,一來他們班,他們就感覺他們的英語有希望了。

上楊老師的課,不僅可以看漂亮的老師,還每天動力滿滿。

只要他們努努力,他們的英語成績保准提高。

美女老師就是他們學習的動力。

「楊老師,你有男朋友了嗎?」

楊初初收拾好背包,打算出教室,就聽到學生陳辰跑過來問自己,楊初初有點震驚,隨後看向陳辰,「啊?老師的事情,不是很方便告訴你,好好學習,老師先走了。」

「好吧!老師再見。」

陳辰望着楊初初離去的背影,有點失落的撇了撇嘴,他還想給老師介紹他表哥李宴禮呢?

表哥,你無緣於美女了。

這邊的楊初初,還不知道學生想要給她介紹對象,此時的她,正打算去商場買菜回去煮。

「慧慧,你想吃紅燒肉嗎?好的,我等一下看看有沒有的賣。

還要買辣條嗎?好的。」

楊初初到商場把一個星期的菜都買完,順便把陳慧喜歡吃的零食也買了。

付完錢。

楊初初剛走出商場門口,就看到季墨景在對面的飯店門口與別人打招呼。

楊初初嚇的趕忙掉頭跑。

如果被季墨景看到,她會很尷尬。

雖然她喜歡他,但她不希望與他的認識是來源於一場誤打誤撞的睡覺。

直到回到公寓,楊初初才放鬆下來。

像季墨景那樣的人,找的女朋友或者未來的妻子,肯定是門當戶對的,她這一種,肯定不行。

楊初初一想到季墨景不屬於自己,就忍不住難過。

做完飯,與陳慧一起吃完飯,楊初初就洗完澡到房間休息。

剛躺下床,她就快速的站起來,她好像忘記寫日記了。

隨即,楊初初走到桌子上,拿起日記本,寫着今天發生的事。

她從高中起,就喜歡寫日記,日記可以讓她記住一些有趣的事情。

【今天,遇到了喜歡的男生,自從睡了他,我就不敢見他了,好傷心啊!不敢想像以後的他,是別人的,想想都難過。】

【季墨景,好優秀啊!我喜歡的男生,太優秀了,他有很多女生喜歡吧!那一天,季墨景學長為什麼沒有推開她???】

楊初初寫好日記,就躺下床,睡覺。

「女人,你不要後悔,沒有那麼容易跑掉。」

「爬了我的床,沒有那麼容易逃跑。」

「啊!不要……不要。」楊初初半夜被驚醒,流了一身汗,她伸手到床頭,拿起手機一看,晚上3點。

楊初初害怕的握緊被單,心裏慌亂極了,剛剛夢到季墨景學長了,他在夢中說要抓自己,哪怕是一個夢,現在想想就害怕。

「初初,怎麼了?」

外面傳來陳慧的聲音。

感覺到陳慧擔心自己,楊初初清清嗓子,大聲道:「我沒事,做了一個不好的夢。」

「啊!要不要我進來陪你。」

「不用,不用,慧慧,你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課。」楊初初一想到打擾到陳慧休息,就特別不好意思。

雖然兩人是閨蜜,但她也不希望給她添麻煩。

「那好吧!早點休息。」

陳慧說完,就回到自己的 房間。

就她了解,初初很少做噩夢,這幾天卻天天做噩夢,不知道她怎麼了?

想不通,哎,睡了。

楊初初在床上翻來覆去,她睡不着。

季墨景對她的影響有點大,自從跟他睡了一覺,她就天天失眠。

啊!好煩啊!

為什麼腦海里都是季墨景的影子,啊!不能想他了。

楊初初拿起被單蓋住自己,逼迫自己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