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呆萌美人惹爺憐:霸總他是戀愛腦季墨景楊初初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她懷孕了,怎麼可能?

楊初初反覆的看了看孕檢單。

【楊初初,年齡二十二,已懷孕兩個月,三胞胎……】

她今年剛剛大學畢業,找到一份英語教師的工作,才上班兩個月,就懷孕了。

怎麼辦?

要不要打掉,嗚嗚……

三條人命啊!

……

前兩個月。

總統套房,地上一片凌亂,床上的女孩慢慢的睜開眼睛。

楊初初疑惑的望向陌生的房間,「我,我怎麼在這裡?」

旁邊好像有人,啊!是她喜歡的學長季墨景。

不是吧!她睡了她一見鍾情的學長嗎?

怎麼辦?

昨晚好像是校慶,她遇到了她喜歡的學長,她藉著酒,膽子大了不少,直接去摸了學長,然後就是親了學長,最後好像……額,忘記了。

楊初初輕輕的起身,拿起衣服穿好,打算跑。

她不是故意的,如果被學長發現,就尷尬了。

隨即,楊初初又想到學長季墨景是她喜歡的男人,她又躡手躡腳的跑回季墨景身邊,拿起手機,拍了一張兩人的合照。

她沒有勇氣跟學長告白,留着這一張照片當紀念,也還不錯。

學長是萬人矚目的學長,卻被她睡了。

想想都瘋狂。

楊初初拍好照片,就躡手躡腳的離開酒店。

「滴……滴……」

「喂,慧慧。」

一接通電話,陳慧忍不住大聲喊道:「我的乖乖,你昨晚去哪裡了,你要遲到了,快來上課,你今天要正式上課了,知道了嗎?趕緊給我過來,快點。」

楊初初這個傻女,昨晚叫她等她在一起回去,沒想到昨晚就不見人影,害她昨晚沒睡好。

「啊!對,對,我今天要講課,等等,我很快就到。」

說完,楊初初就把電話掛了。

她今年剛好大學畢業,作為一名英專生,她考了高中英語教師資格證,今天是她正式講課的第一天。

卻因為昨晚,她快要遲到了。

「啊!好痛!」楊初初打算跑到路邊搭順風車,沒想到一跑起來,全身酸痛,特別是下身,走起路來讓她感覺到很彆扭。

她一向身體都很好,沒想到昨晚那麼瘋狂。

昨晚她沒有什麼印象,但她模糊中,感覺學長親了親她,還有好像最後是學長主動的。

「啊!想什麼呢?要遲到啦!」楊初初拍了拍頭,快步的走到滴滴車上。

「師傅,京都大紅中學。」

「哎,好。」

……

此時的總統套房。

季墨景慢慢的睜開眼睛,轉過頭看了看身側的位置,「逃跑了嗎?」

這麼快就走了?

季墨景蹙了蹙眉,他昨晚參加校慶,遇到一個呆萌的女孩,女孩一身酒氣的走到他身邊。

說喜歡他,對他一見鍾情,還說要睡了他。

一向潔身自好的人,看到女孩在自己身邊哭的眼睛通紅,就忍不住抱起她,走回總統套房。

季墨景把楊初初抱到總統套房,一把女人放下,女人就拉着他的手,不放開,「季墨景,我喜歡你,你是我的學長,我本來想跟你表白的,可是我不敢,嗚嗚……」

望着小女人自言自語的說著喜歡自己,季墨景頓住了,他又不認識她,兩人從來就沒有見過面,她怎麼就喜歡上他了呢?

「放開。」

季墨景冷冷的挪開女人的手,準備離去,誰知女人一下子撲了上來,一下子抱住他的腰。

季墨景感覺女人全身柔軟的抱住自己,心裏流露出一股難以言說的情感。

他怎麼捨不得推開她?

不行,女人都是麻煩的東西。

季墨景冷冷的推開楊初初,楊初初一下子就被季墨景推倒在床上。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子,這樣子推我?」楊初初躺在床上,腮幫子鼓鼓的看着季墨景。

隨即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走到季墨景身邊,伸手摸了摸季墨景的臉,「咦,你是誰啊?好帥啊!哥哥,你怎麼可以這麼帥氣?」

季墨景被楊初初摸了臉,愣了一下,「他怎麼就讓她摸了呢?」

季墨景推開楊初初的手,語氣冷冷的看着她,「趕緊去睡,不然我把你扔出去。」

他今晚肯定是瘋了,不然怎麼會帶她回自己的房間,還沒有推開她?

瘋了?

「不要,小哥哥,我們一起睡覺吧!好不好?」

說完,楊初初直接踮起腳尖,暴力的往季墨景的臉上親了上去,柔若無骨的雙手輕輕的撫摸着季墨景的胸膛。

季墨景感覺到唇瓣的柔軟,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在鼻夾撲鼻而來。

而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女人,柔若無骨的雙手在自己胸膛撓痒痒,季墨景感覺身上熱的發燙,趕緊把小女人推開,「你自己睡吧!」

「不要,哥哥,不要……」

說完,楊初初就手腳並用的掛到季墨景身上,直接堵住季墨景的嘴。

季墨景被懷裡的小女人撩到全身發燙。

一向禁慾的他,頓時有了想要破c的衝動。

季墨景冷呵一聲,隨即抱起小女人放到床上,俯身而下,送上門的女人,一而再三的撩自己,不吃,不是虧了嗎?

「女人,不要後悔。」

說完,季墨景就俯身親上楊初初的嘴唇,小女人的嘴唇冰冰涼涼的。

他有點愛不釋手。

這一晚,是季墨景二十七年來,最瘋狂的一次,他一向清心寡欲。

他長這麼大,就不曾為別的女孩動過心。

這一晚,懷裡說喜歡自己的女孩,讓他拒絕不了。

想到昨晚的一幕幕,季墨景拍了拍頭,隨後**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洗漱。

季墨景盯着浴室的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鎖骨紅紅的,留着小女人的牙印,一想到小女人的美好,他就感覺這二十七年白活了。

季墨景洗漱完,穿着定製的西裝出門,就看到季一在門口等着。

「季總,下午有一個會,我們現在去公司還是等你吃完飯再去?」季一語氣輕聲的說著。

季墨景年僅二十七,就成為京都太子爺,年紀輕輕的掌握着京都各地區的經濟命脈。

一向清心寡欲的季總,今天開葷了。

想不到啊!

今天早上,他就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從季總房間跑了出來,有點震驚。

他自季總上任,就一直跟着他,這麼多年,他只見過林佳佳靠近過季總。

季墨景淡淡的看了一眼季一,「直接去公司,對了,把這一層樓的監控發到我的手機。」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