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暴露心聲,禁慾老公再次淪陷溫瑾秋司景爵 第9章_歐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在葉城,司家和謝家是兩大巨頭。

兩家之間一直都存在着競爭關係。

謝家那邊和顧北宸聯手,想要擊垮司家。

顧北宸身為書里的男主,懂得看一些風水。

他知道E30項目那塊地風水好,但想要開發有一定難度。

他故意讓謝家爭搶,哄抬價格,到時司家為了拿下項目,就會投入更多資金,虧得也會更多!

【那塊地下面有片古墓,等司冰山競標成功,要不了多久,上面就會派考古專家過來。】

【雖然上面有補助,但在虧損的錢面前不值一提,司冰山吃了這個虧真是有苦難言啊!】

司墨衍高大的身子往外走去,握在手機上的大掌,不自覺的收緊力度。

他派風水專家去看過那塊地,確實是風水寶地,沒有任何問題。

若是用來開發旅遊度假山莊,那邊有天然溫泉,將會穩賺不虧。

但他沒有想到,下面竟是一片古墓。

司墨衍立即給特助陸周打電話,讓陸周重新找風水專家再去探測那塊地。

司墨衍站在陽台上,從浴袍袋子里拿出煙盒和打火機。

他微微低頭,點了支煙。

他劍眉緊皺的吞雲吐霧。

昏暗的燈光下,他的背影顯得寂寥而深沉。

溫顏洗香香,護完膚後躺在床上。

原本想等司冰山過來告訴那塊地的事,但左等右等,他就是沒回房。

【狗男人,不會是怕我半夜強了他吧?】

【他不會還是純情小雛唧吧?嘿嘿,我看看八卦系統,哇哦,他活了二十五年,還真的沒有碰過女人吶!】

【那他豈不是沒有半點經驗,剛開始時間應該會很短吧,不知有沒有五分鐘?哈哈哈,有可能只有兩三分鐘呢!】

正準備進卧室的男人,臉色黑了個底朝天。

她心裏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麼?

她還是個女人嗎?

一點也不正經!

司墨衍沒有推門進去,裏面的女色魔,讓他感到背後發麻。

溫顏等到十點左右,見狗男人還不回卧室,她實在熬不住了。

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她得睡覺了。

幾乎一沾到枕頭,她就睡著了。

枕頭上似乎還殘留着男人身上淡淡的松木香。

清冽、冷貴、迷人的味道。

充滿了男性荷爾蒙的氣息。

只要每天睡飽覺,有好吃的,溫顏就會保持好心情。

她手機上有條未讀信息。

顧北宸發來的。

【顏顏,我今晚回葉城,我們在老地方見。】

溫顏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她直接將顧北宸拉黑。

男女主都自帶光環,不論遇到什麼災難都是打不死的小強,她決定以後遠離他們。

她對顧北宸又沒什麼感情,她壓根不想再做破壞他和溫玥感情的惡毒女配。

天天睡了吃,吃了撩冰山老公不香嗎?

說不定哪天喜愛值達到100,她就能實現自己長生不老或者成為全球女首富的夢想了呢!

溫顏洗漱後,挑了條紅色弔帶裙穿上。

她皮膚白,長相艷,穿上紅色長裙,活脫脫一個妖嬈嫵媚的小妖精。

「夫人,我進來收衣服去洗。」一位傭人直接將房門推開走了進來。

溫顏挑了下眉梢。

司家傭人都這麼大膽了,進主人房間連門都不敲?

溫顏回頭看了眼。

【蕪湖,原來是宋輕雨的媽啊。】

【宋媽在司家做了二十多年的傭人,一直深受司老爺子的信任,她的地位,僅次於司家的管家,難怪如此無視我這個少奶奶呢!】

【大概是知道司冰山不在主卧吧!她如此狗眼看人低,她女兒還不是只能偷看司冰山的內褲,在內心意霪他的尺寸?】

準備回卧室更衣的司墨衍,陡地想到前晚酒店溫顏的心聲。

宋輕雨經常偷看他晾在陽台的內褲?

真他媽變態!

若真有此事,他得讓她和她母親都滾出司家。

司墨衍低咳一聲。

收好衣服的宋媽,立即擺出一副老實殷勤的樣子,「大少,廚師已經將早餐準備好了,我上來收衣服去洗衣房。」

司墨衍緊抿了下薄z唇,幽深的黑眸掃向溫顏,「你來給我洗貼身衣物。」

溫顏頓時眉毛倒豎。

【他說什麼,讓老娘給他洗內褲?老娘的手是拿來洗內褲的嗎?】

【咦咦咦,他讓我洗內褲是什麼意思,莫非他對我有好感了?】

【大白大白,厭惡值是不是降到0,好感值直線上升了?】

大白:【宿主,沒有變動哦。】

溫顏五官扭曲了幾分。

【讓我洗內褲還不降厭惡值,狗男人不做個人!】

【嗚嗚嗚,我溫妲已的命好苦哇!】

【告訴老默我想吃魚了!】

雖然內心在咆哮發瘋,但面上愣是一點不情願的神情都不敢表露。

她甩了下肩頭的波浪長發,美眸輕眨,誘人的紅唇微揚,「能給老公洗內褲,是我的榮幸,以後我想天天給老公洗呢!」

【夠賢妻良母了吧!狗男人,你還是我活了兩輩子第一個洗內褲的人!】

【來呀,好感值升呀。】

溫顏用食指和拇指將衣簍里男人的內褲挑了出來。

【哇哈哈哈,居然是三角的,狗男人好悶騷哦!】

【我看最近挺流行冰絲超輕薄內褲,不知狗男人穿上會是什麼景象——】

溫顏還來不及幻想,一道低沉冷酷的嗓音就將她的心聲中斷,「溫顏,我約了精神科醫生,等會我帶你去一趟。」

溫顏,「……」

【栓Q !謝謝你全家和祖宗十八代,老娘精神很正常。】

看着溫顏扭曲的小臉,司墨衍向來冷漠如高山寒雪的俊臉,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弧。

宋媽捕捉到了司墨衍那抹笑,她心裏頓時警聲大作。

大少不會是對溫顏動心思了吧?

溫顏是顧少那邊的人,若大少真對溫顏動心了,事情就更加好辦了!以後司家就是顧少的囊中之物了!

司墨衍下樓吃早餐時,司老爺子正在跟司景翊,司柚柚說話:

「老大居然穿三角內褲,看不出啊。」

司景翊吞了個小籠包,「爺爺,司家男兒除了我是個痴情種,其他都像年輕時的你,騷得很嘞。」

司老爺子將手中的報紙砸向司景翊,白鬍子氣得一翹一翹,「你個混不吝的臭小子,竟敢編排你爺爺!你那懷着枕頭還將你甩了的前女友怎麼樣了,你不會還舔着臉跟人求複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