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暴露心聲,禁慾老公再次淪陷溫瑾秋司景爵 第8章_歐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司老爺子看了眼面若寒霜的司墨衍。

看不出他的冰山大孫子,私下裡還玩得挺開。

不愧是他們司家的種!

司柚柚則是臉蛋紅撲撲,這種成人話題,是她能聽的嗎?

「爺爺,大哥,我還有事,就不跟你們一塊去醫院了。」

司墨衍安排司機過來接司柚柚。

溫顏則是跟着司老爺子一同前往醫院。

她手指支着下頜,看向車窗外。

【我要不要提醒老爺子吃的葯有問題呢?】

【算了,老爺子的死活干我屁事,我只需要努力撩撥司冰山拿到100好感值就行了。】

【 下午去做頭髮,順便去小吃街吃點好吃的。】

【麻辣燙,馬鈴薯粉,炸魷魚,鮮芋奶綠,我來啦!】

司老爺子和司墨衍對視了一眼,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到醫院後,司墨衍讓溫顏去忙別的事情。

溫顏眨巴着灧瀲惑人的狐狸眼,細白手指輕拉男人衣袖,嬌嗲的搖了搖,「老公,我等會兒要去做頭髮、逛街,你不甩人家一張黑卡嗎?」

霸總小說里的霸總,不都是甩女主一張黑卡嗎?

她雖說不是女主,但也是豪門闊太太呀!

司墨衍甩開她拉着他衣袖的手,薄z唇冷啟,「你還不配!」

溫顏氣得差點頭頂冒煙。

【瑪德狗男人,老娘發誓一定要用魅力征服你,讓你以後跪在床上喊姐姐。】

【啊哈哈哈,好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溫顏離開後,司老爺子一臉複雜的看向司墨衍,「你以後會跪在床上喊她姐姐么?」

司墨衍,「爺爺!」

司老爺子擺擺手,「行行行,以後的事先不提,你說你太太是不是有精神分裂?」

說她有精神分裂吧,她說司景翊出車禍,宋菲兒懷個枕頭的事都被她說中了!

但說她沒有精神分裂吧,她怎麼可能知道那麼多內幕?

司老爺子想到她心聲所說的他吃的葯有問題,他眉頭緊皺,「老大,你說我的葯,是不是真有問題?我以後是不是會真的被人拔氧氣管,還會被人捂枕頭?」

「我辛辛苦苦創業,將子孫們都養大,我造了什麼孽,竟然落得那麼個下場?我不就是年輕時花心一點,娶了好幾房太太嗎?這世上有幾個男人老實的,除了掛到牆上的!」

司墨衍看着情緒激動的司老爺子,他替他撫了撫起伏的胸口,「爺爺,我已經在查葯的事了,再說溫顏的話,也不能全信。」

司老爺子點了點頭,「不管怎樣,你是爺爺最信任的嫡孫,你千萬要保重,別比爺爺還先早死。」

司墨衍,「……」

……

溫顏做完頭髮,吃完東西,已經將近晚上八點了。

她嗜睡,哈欠打得不行。

她打車回到司宅。

眼皮有些沉重,她跑到樓上,將卧室門推開。

恰好,浴室的門被人拉開,一道光果着上半身的高大身影,映入在她視線。

司墨衍剛洗完澡出來。

他只穿了條休閑褲,還沒來得及穿睡衣。

烏黑短髮滴着水小珠,順着稜角分明的輪廓滑下,落到健碩結實的胸膛上。

溫顏的視線,停留在他壁壘般的八塊腹肌上,他應該常健身,肌肉薄而有力,既不羸弱,也不似健身教練那般糾結駭人,他的勻稱薄美,恰到好處。

人魚線沿着腰腹延伸,性感到極致。

【哇哦,一回來就有福利!】

【養眼真養眼,身強體壯,血氣方剛,他從未碰過女人,一定憋很久了吧!】

司墨衍原本正在擦頭髮,聽到溫顏的心聲,他面色冷厲的朝房門口看來。

溫顏歪着腦袋,狐眼半眯的看着他,眼梢微挑,眼角淺色淚痣盡顯風情嫵媚。

她目光里盈着一汪春水,宛若秋波,紅唇一彎,便是風情萬種,勾人心魂。

溫顏已經將爆炸頭燙了波浪卷,黑髮染成了樹莓紅,換了個髮型,愈發襯得她小臉明艷精緻,嫵媚妖嬈。

「老公,你身材好棒哦!」

【嘿嘿,他若是換成灰色運動褲就更nice了!】

【難怪宋輕雨肖想他的肉體呢,這長手長腳哪哪都長的樣子,誰不吞口水呢!】

司墨衍看着她那副好似要將他吞了的模樣,他長臂一伸,將床上的浴袍撈起來套上。

胸膛與腹肌,被遮得嚴嚴實實。

溫顏噘了下紅唇,「老公,你還真是小氣呢,我們是夫妻,有什麼不能看的?你想看我,我可是會毫不遮掩的好吧!」

司墨衍就沒見過這種臉皮堪比城牆的女人。

「我對你沒興趣。」他俊臉冷酷寒冽。

溫顏很想對他翻白眼,「老公,感情是能培養的嘛。」

她朝他走近,纖纖玉指剛要搭到他肩膀上,他就往後退了一大步。

好像避洪水猛獸。

溫顏,「……」

【靠!他是不是gay?大美女勾他,竟然無動於衷?】

【大白,給我看看他是不是喜歡男人,如果是的話,我明天開始就女扮男裝!】

大白:【宿主,他不喜歡男人,只是你這具身體之前做的事太讓他反感,他現在對你還有很大的誤解,你還需要更加努力哦!】

【那他現在對我厭惡值下降到多少了?】

【依然是78,宿主別喪氣,至少沒有再上升了。】

溫顏氣得血壓飆升。

你還真是個會安慰人的統子啊!

【在他的厭惡值沒有降到50前,不必再彙報給我聽!】

好氣哦。

為什麼厭惡值上升就幾十幾十的升,下降卻是一個點一個點的降?

溫顏今晚沒心情再攻略司墨衍了,她準備到浴室洗澡,恰好聽到司墨接聽電話。

「E30項目那塊地,標書做好後發我郵箱一份。」

【E30項目?這名字好熟悉,噢,我想起來了,司魔頭原本那裡充血變成廢物後,他想將精力放到工作上,哪知他最看重的E30項目出了問題,一下就虧了幾十億。】

【司家其他幾房和男主本就對他虎視眈眈,他出了這麼大漏子,一個個都來指責怪罪他,讓他引咎辭職,雖然後面他用別的項目力挽狂瀾,但還是傷了元氣。】

【狗男人對我愛搭不理,還說對我沒興趣,我要不要將這件事告訴他呢?】

一邊接聽電話一邊往外走的司墨衍,高大的身子,驀地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