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暴露心聲,禁慾老公再次淪陷全文免費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司景翊生得俊美妖孽,除了脾氣暴躁,戀愛腦之外,沒有什麼大毛病。

他從小在司家這種複雜的家庭中長大,母親成了植物人,父親在外面花天酒地,家外有家,他又不如大哥司墨衍優秀,極度缺少溫暖和關懷。

恰巧宋菲兒的出現,填補了他內心的空缺。

一年前他遊艇出事,掉落海中,差點淹死,是宋菲兒冒着生命危險救了他。

兩人交往後,宋菲兒溫柔體貼,事事以他為重,他生病的時候照顧他,他暴躁症發作的時候陪伴他,他工作繁忙的時候等着他。

他並不會因為她懷個假枕頭,或是溫顏那個瘋女人誹謗她幾句就離開她的。

昨晚他去找了菲兒,兩人已經和好了。

菲兒也對天發誓,只愛他一人,就算司家不同意他們在一起,她也會沒名沒份的跟着他。

「爺爺,菲兒不是你們想像的那種人,你們不了解她,她卻是我的救贖!」

溫顏洗好司墨衍的內褲,正好從樓上下來。

聽到戀愛腦的發言,她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尊嘟假嘟?你拿人家當救贖,人家卻將你當沒長腦子的大白痴。】

【大白大白,讓我看看宋綠茶是什麼來路,竟然讓戀愛腦愛得要死要活?】

【哇哦,宋綠茶的身份竟然大有來頭,她竟然是……哈哈哈哈,戀愛腦居然喜歡一個……噗哈哈哈,這是要笑屎我嗎?】

溫顏的笑聲簡直如同魔音,司景翊俊臉鐵青了幾分。

但他又不好說什麼,畢竟溫顏是在心裏瘋狂嘲笑他。

菲兒是什麼?

有種她倒是說出來啊!

菲兒就是一個普通家庭長大的女孩,溫顏一定是嫉妒她沒菲兒長得清純吧!

討厭又令人作嘔的狐狸精大嫂!

司老爺子和司柚柚都很好奇宋菲兒是個什麼,兩人悄咪咪的看向溫顏。

溫顏並沒有察覺。

她手裡拎着司墨衍的內褲,哼着小曲走向花園。

她將司墨衍的內褲,晾到了最顯眼的地方。

司老爺子咳咳了幾聲,「老大,你內褲曬那邊,似乎觀感不太好呢!」

司柚柚壓根不敢看。

太羞了吧!

客廳里好幾個傭人,臉都羞紅了。

司墨衍的衣物,都是晾在二樓屬於他的私人區陽台。

他沒想到溫顏竟會拿下來!

他黑眸暗沉沉的,俊臉緊繃,顯得凌厲又冷峭。

他幾個箭步衝到花園,一把收走自己的內褲,另只手扣住溫顏手腕,霸道又強勢的將她拉到樓上。

「老公,你又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我替你將內褲洗乾淨了呀,我還用了我洗澡的沐浴露呢,玫瑰花味道,香香的,不信你聞聞?」

司墨衍嘴角抽了抽。

這個女人是不是想要提前將他氣死?

「誰讓你晾下面的?」

溫顏狐眸微彎,目若秋波,笑容嫵媚,「老公怕什麼,你威風凜凜,雄偉壯觀,別人只會仰慕啦。」

【我還是做好事嘞,免得暗戀你的那些小女傭悄悄跑上來偷看。】

【不是,他這麼生氣,不會是氣我不在乎他吧?哇咔咔,他不會馬上就要獸性大發了吧?】

【他會不會直接伸手撕開我身上漂亮的紅裙子?我是要拒絕還是不拒絕呢?】

【不行不行,不能馬上就讓他得逞,到時他膩了腫么辦?最多先讓他親親抱抱舉高高啦。】

司墨衍臉色黑沉,後槽牙都快咬碎。

他盯着溫顏那張勾魂攝魄的妖媚小臉,視線挪到她穿着v領弔帶裙的胸口,「別在我面前賣弄風騷,我說過,對你沒興趣!」

溫顏見他掃了眼自己領口,她美眸里閃過一抹疑惑。

【他看我胸做什麼?難道是嫌不夠大?】

【這副身材確實小了點,從今天開始,我要吃木瓜!】

【等我變大,讓他看到我溫妲己就噴鼻血,嘿嘿。】

司墨衍不想再跟溫顏多待一秒,他冷聲吩咐,「晾好了下來吃早餐,等下跟我去看精神科。」

溫顏眨巴了下眼睛,「老公,我看上去精神有問題嗎?」

【他素不素有白內障?】

【卧槽,是不是我穿過來表現得跟以前的溫顏不太一樣了?除了我主動撩他之外,也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啊。】

【大白,這座冰山我不想撩了,能不能讓我換個人?】

系統大白:【咳咳咳,宿主,你完成目標後,想撩誰都行。】

【嗚嗚嗚,他喜歡大胸的,等我大起來,他是不是直接走完劇情,被嘎了腰子,挖了眼珠,最後從——咦,他怎麼走了?】

司墨衍實在不想每天聽一遍他最後是怎麼慘死的,他深眸冷鷙森寒的離開。

該死的女人,她究竟是有多惡毒,竟一天到晚盼着他早死?

溫顏晾好司墨衍的內褲後,她到樓下吃早餐。

「爺爺,二弟,小柚柚,早哇。」

正在看報紙的司老爺子抬起頭,扶了扶老花鏡,「小顏起來了,快吃早餐。」

溫顏看着慈祥又和藹的司老爺子,她笑着坐到司墨衍身邊。

【老爺子比冰山老公好多了,若是還年輕個幾十歲——】

司老爺子瞬間被嗆到,「咳咳咳,宋媽,給少奶奶倒杯牛奶過來。」

就算他再年輕個幾十歲,也不可能對她有什麼想法的啊。

年輕人的想法實在是太嚇人了。

【老爺子怎麼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年輕個幾十歲說不定就能管住下半身,不搞出二房三房,當好孩子們的榜樣,後續也不至於讓司家風氣不正、自相殘殺,成為炮灰啊!】

司老爺子,「……」

他是該反思反思了!

不是,他還想知道司景翊女朋友究竟什麼身份呢!她怎麼將重心轉移到他身上了?

司老爺子摸了摸白鬍子,「小顏,你二弟跟女朋友和好了,我看他倆深情不疑,打算接受宋菲兒進門。」

司景翊不知道老爺子想要套溫顏話的心思,他桃花眼裡露出驚喜,「爺爺,是真的嗎?」

司老爺子在桌下用力踢了司景翊一腳。

司景翊疼得五官扭曲,差點嗷叫出聲。

爺爺他是什麼意思?

溫顏一邊吃早餐,一邊皮笑肉不笑,「是嗎,那我要恭喜二弟啦!」

【笑鼠,司景翊到死怕是都不知道,他深愛的女朋友,其實是個變性人吧!】

【一想到以後要跟個變性人做妯娌,好炸裂啊哈哈哈!】

餐廳里,頓時一片安靜。

除了司景翊起伏不定的粗重呼吸聲。

他桃花眼頓是變得猩紅一片,若不是被大哥死死按着大腿,他真想站起來踹溫顏一腳。

她真是太惡毒了!

竟然在內心編排菲兒是變性人。

菲兒身嬌體軟,聲線柔美,哪一點都不像男人!

溫顏吃了口三明治,她發現餐桌上其他幾人都盯着她看。

她眨了下灧瀲惑人的美眸,「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她們是不是沒見過美人吃早餐?眼睛都快看直了!】

司景翊桃花眼猩紅的瞪着溫顏,「你儘快給我滾出司家!」

溫顏,「……」

【這是什麼品種的豬,好凶噠!】

【豬都比他有智慧,被一個變性人騙得團團轉還將人當成寶,好辣眼睛啊。】

司老爺子贊同的點點頭。

溫顏雖然以前不討喜,但這句話說得真對。

老二這個戀愛腦,確實豬都比他有智慧!

司景翊的肺,都快要氣炸了。

這個家,他是一秒都不想再多待了。

「大哥,你等下要帶大嫂好好看看腦子。」司景翊起身,大步離開。

溫顏摸了摸鼻子,繼續吃早餐。

【愚蠢的豬,馬上就要被騙走一棟別墅咯。】

【接下來還有代言,女主角,各種資源,公司,最後連命都被騙沒咯。】

司景翊腳下一踉蹌,差點栽倒在地。

他不聽他不聽,就當她是尼姑念經。

司景翊走後,司老爺子想套出溫顏的心理話,他歸西時到底是被家裡哪些人暗害了,「小顏啊,你嫁進司家後,還沒有讓你認識其他兩房的叔叔嬸嬸,弟弟妹妹們,等下他們要來給爺爺請安,爺爺帶你認識一下。」

溫顏頭疼。

【老爺子突然發什麼神經,不是一直看不上我這個嫡長孫媳婦嗎?】

【我現在的任務就是撩司冰山,其他事,我壓根不感興趣啊。】

司墨衍看了溫顏一眼,溫顏立即伸出纖纖玉手,撫上他桌下結遒勁的大腿。

男人的腿顯得修長又好看,坐在椅子上時,遒勁精健的線條被勾勒出來,既不羸弱單薄,也不賁起粗壯,他的恰到好處,帶着一股獨特又蓬勃的力量,就像原始森林裏的獸,荷爾蒙氣息與性張力拉得滿滿的。

【嘖嘖嘖,我老公的腿真不戳,好想扒掉他褲子哇咔咔。】

下一秒,她放在男人大腿上的手,被用力甩開。

司墨衍眉峰下壓,黑眸暗沉沉的,身上帶着股不可侵犯的凜冽寒意。

「老公,我以前眼珠子被狗吃了,我現在醒悟了,我以後只忠誠和喜歡你一個,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多看我一眼?」

【短命鬼,死炮灰,不識貨的狗東西!】

【好氣好氣!要不是為了活命,我真不想碰你一下,你最好別愛上我,不然以後老娘讓你跪下唱征服!】

司老爺子和司柚柚,同情的看了司墨衍一眼。

以溫顏這種表裡不一,又瘋批的性子,說不定還真會讓他跪下唱征服呢!

司墨衍看到老爺子和小妹的眼神,他嘴角抽了抽。

放心,這輩子,他都不會對這個女人動情,更不會跪下唱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