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周遭的空氣 第一章_歐蓉小說
◈ 

第一章

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大花。
「你不信?
我可以給你看我的身份證,證明我就是陸知珩。」
他很真誠,但這份真誠來的莫名其妙。
「陸先生,我之前認識你嗎,值得你親自做星探下場挖人?」
他笑了。
昏黃的路燈下,這一笑彷彿攪動了周遭的空氣,變得溫暖平和。
「你這麼問,那就是不認識吧。」
「我現在無家可歸,需要預付片酬找地方住,陸導能接受嗎?」
「我接受。
你提出的要求,我都接受。」
「那你能拉我一下嗎?
我腿坐麻了。」
他向我伸出手臂,像一個等待女伴挽住他胳膊的紳士。
陸知珩說因為太晚,來不及幫我找房子,只能在他家暫住。
我當然沒有信以為真,可我真的很需要這一份幫助。
陸知珩為了避嫌,特意將我安排在二樓的客房,而他住一樓。
上樓前我問,「陸導,我不知道你的電影具體內容,但是我的腳出過一點意外,我跳不了芭蕾了,這樣也沒關係嗎?」
他走到了一台黑膠唱片機前,放下了唱臂。
那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第四幕,刻在我腦子裡的音樂。
我曾經站在舞台的中心,無數次伴隨着它起舞。
他做了個「請」的姿勢。
「或許,你可以再試試。」
「我現在的腳走路都走不快,跳起來會摔倒的。」
「別怕摔倒,我會接住你。」
鬼使神差。
我鼓起勇氣搭上了他溫熱有力的手,綳直了腳背,嘗試踮起腳尖。
然後毫不意外的跌倒在他懷裡。
他眉眼彎彎的笑,「看吧,我說了我會接住你。」
我嗅到了他身上淺淺的薄荷氣息,溫暖清冽。
尖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尷尬的沉默,我忙站起身接電話。
盛臨的聲音彷彿在地獄裏咆哮。
「寧苒,你能耐了是吧?
夜不歸宿?
現在立刻給老子滾回家,我可以當一切都沒發生。」
我深吸一口氣,「盛臨,我們結束了。
你乖乖回去跟唐曉結婚吧,別再來煩我了。」
那邊更不耐煩了,「你有完沒完?
又玩這套把戲,你是真不怕我把你媽氧氣管拔了?」
他還以為我不知道媽媽死了。
「嗯,不怕了。」
再也不用怕了。
我掛斷電話,拉黑了他所有聯繫方式。
陸知珩遞來一張紙巾,我才發現自己淚流滿面。
他的眼睛深邃溫和,「眼淚很寶貴,要留給值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