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的直接就貼在了我身上,都說女人是水做的,我現在才明白,原來這麼軟,還這麼香。
她咋這麼不害臊,和我一個男人貼這麼近?
「五叔,你家裡都有誰呀?」
余博士問我。
「就我一個,光棍。」
我老老實實說。
「光棍?
沒娶過媳婦?」
她又問。
「沒有。」
「那你玩過女人嗎?」
余博士問的很認真,但這種問題,一個女孩子也能問出口?
「我,我,沒有。」
我結結巴巴的說。
「五叔,那你還是個處男?」
余博士像是聽到了什麼開心的事一樣,很興奮。
「啊,是。」
這個女娃腦子是不是有啥毛病,怎麼問這事。
「太好了!
那你想不想睡女人?
我可以幫忙。」
「啥?」
我有點沒明白她的意思。
「五叔,我採訪下你,在你的光棍生涯,都什麼時候會想女人呢?」
余博士看着我的眼睛,這女孩子咋這麼直勾勾看人呢?
「你,你笑話我?」
我這輩子沒和女人這麼接近過,我覺得她現在的語氣,和村裡笑話我的女人的語氣一樣一樣的。
「五叔,沒有,你別生氣,我沒有一點笑話你的意思,你這種還是處子的單身老男人是我絕佳的研究樣本,野村我真的是來對了。」
余博士的話,說的很溫柔很真誠,確實不像是在笑話我。
「我聽劉書記說博士放在以前就得是狀元,你一個女狀元可真厲害,你跑我們野村來,到底研究啥呀?
這麼個窮山溝有啥好研究的?」
余博士的聲音很好聽很甜美,我喜歡跟她說話,即便是她剛才真的是笑話我,我也願意跟她說話。
「五叔,我一方面是來野村做社會學研究,野村的閉塞,決定了野村人截然不同的命運;另一方面我也在做關懷研究,就比如五叔你,我就可以好好關懷你,讓你的生活變得更愉悅,野村對其他人來說是個野山溝,可對我來說,這裡就是世外桃源。」
余博士說的很興奮。
我有點沒聽懂,什麼社會學,什麼關懷研究,這不都是吃飽撐的。
一路上,余博士手舞足蹈的對我說她都要幹些什麼,那些長篇大論我都沒聽懂,但有幾句話我是聽懂了,她說她想找幾個單身男人臨時組成家庭,她來充當臨時老婆,包括我,讓這些單身男人得到一個丈夫應有的快樂。
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