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薪火之餘第3章 威爾遜先生的信在線免費閱讀

薪火之餘第4章 邪惡一角在線免費閱讀

「尊敬的威爾遜先生,我是福克斯市施密特一家的僕人,很冒昧打擾您了,但老爺和夫人生前叮囑過我,如果他二位出現了什麼不測,可以修書一封給您。」

「我想現在是時候了,老爺和夫人死在反叛軍的炮火中,兩個少爺現在昏迷不醒,施密特一家分崩離析。」

「少爺們的沉睡好像並不簡單,背後疑似有神秘力量介入。我早年間就跟着施密特先生,也見識過一些超凡力量。」

「羅米少爺還在沉睡,但身上疑似有惡魔的氣息,氣息並不濃烈,像是已經被鎮壓過了,具體是哪方勢力出的手並不明了,我還在調查。」

「西奧少爺描述的一些夢境,像極了惡魔的詛咒,但我採取的一些針對惡魔和詛咒的措施完全不起作用,那麼,我覺得可能是西奧少爺的天賦顯現了,他的夢境更像是預兆。」

「不過現在他精神狀態不好,幾乎無法入眠,我的判斷是悲傷過度,如果羅米少爺再不蘇醒,我就會動用一些超凡力量,老爺那還有道具遺留。」

「具體的一些情況可能需要您來判斷,請您儘快給我回信。」

「願主保佑兩個少爺,保佑施密特一家。」

貝倫將羽毛筆放回墨水裡,並在信末尾的右下角畫上一個斜着的簡易沙漏的標誌,意味加急。據他所知,魔法界的大部分人都頗為老派,他們不用電話,交往依舊依靠書信,大事委託必須用羽毛筆寫上一封措辭嚴懇的加急信。

他嘆了口氣,從桌子前站起身來,將信裝進信封,用蠟封印章蓋上了一個火紅色的蠟印,又拿起身邊一個銀色的鈴鐺,鈴鐺與貝倫的手掌一般大小,上面篆刻着一隻胳膊。

「叮」

鈴鐺的聲音悶悶的,沒有想像中的那般清脆,貝倫舉着鈴鐺,保持着搖鈴的姿勢,直到眼前的空間突然扭曲了一下,黑色的裂縫憑空出現,逐漸擴大到一個碗口般的大小,一隻詭異的手臂從裂縫中伸出,散發著強烈的腐爛氣息。那隻怪手直接伸向了桌子上的信,

拿起後又縮回了縫隙中,隨後裂縫合彌。

「動用了價格不菲的鈴鐺,希望可以快點回信吧。」貝倫放下鈴鐺,泡了一杯茶,端着茶最進了西奧的房間。

西奧在醫院查過並無大礙後就被接回了家中,只不過他現在無法正常的休息,只要他一睡着,他必然會夢見死去的父母來向他討命,這種痛苦的經歷讓只有8歲的已經搖搖欲墜,快撐不住了。

「少爺,喝點茶吧。」

「不,貝倫,我不渴。」

「哥哥怎麼樣了?」

「還在昏迷。」

「哦。」

西奧在床上坐起,由於缺少睡眠,他的臉頰日漸蒼白,眼睛中布滿了紅色的血絲,眼眶下的黑眼圈濃厚,整個人瘦了一圈,一種脆弱的感覺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

「哥哥……咳咳!」劇烈的咳嗽聲傳來。

貝倫趕快上前拍打西奧的後背,西奧用手帕捂住嘴。

「我們去醫院看看羅米吧。」西奧昂起頭看貝倫。

「可是您的身體……」

「不要緊的,我想去看看哥哥。」

貝倫猶豫了一下,看了眼窗外明媚的陽光,答應了西奧的請求。他幫西奧穿好了衣服,帶着他做進了老爺車裡,開車前往醫院。

西奧坐在車裡,扭頭看着左邊的窗戶,大街上已經恢復了往日的生機,行人往來,人們好像已經忘了前幾日的慘痛,笑容回到了他們臉上,西奧不無可能的想到,認為他們或許並不在意。

「霍爾大街的人又開始多了起來啊。」貝倫看西奧沉默,主動挑起了話題。

「嗯,他們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貝倫沉默了,繼而說道:

「老爺和夫人……」

「貝倫你不用再說了,我已經猜到了,現在關鍵的是羅米的情況,我不能再失去他」。

西奧展現出了超越年齡的成熟與穩重。父母死亡,哥哥昏迷不醒,現在他就是這個家的主人,他要擔起這個擔子。

「羅米在哪個醫院?」

「查林十字醫院。」

「那個公立醫院?我記得爸爸不是認識私立醫院的院長的嗎,羅米再沒有蘇醒的話就轉移過去吧。」西奧嘴巴抿了一抿,轉而又問道:

「醫院方面怎麼說羅米的情況的。」

「過度勞累,心力憔悴,有發熱情況,還有一些外傷,但總體上並無大礙,您不必太過擔心。」

「嗯。」

後半段的行程在沉默中度過。

羅米的病房在3樓,醫院因為反叛軍之前在城裡的攻擊,新收了不少的病人,醫院走廊咳嗽聲和咒罵聲絡繹不絕,西奧身處其間倒也不顯違和。

「快到了,就是這間病房!」貝倫看着自家少爺越來越緊鎖的眉頭,適時的出聲提醒道。

西奧再還沒有靠近病房就以察覺到了不對勁,他緊鎖的眉頭並不是因為嫌棄環境或者是因為身體的不適,而是他隱隱感覺羅米的這間病房和其他幾間有所不同,和整棟樓的其他病房都不同,他看不出有什麼區別,只是覺得怪。

「我靠,羅米你終於醒了!我去叫醫生。」粗獷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西奧聽出來那是羅米搭檔漢克的聲音。

「咚。」門被大力的推開。漢克一推開門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穿着風衣的貝倫扶着眉頭緊鎖,臉色蒼白的西奧。

「小西奧,你的臉色怎麼這麼糟糕?啊,你哥哥醒了,進去看看他吧,我得去通知一聲醫生。」

說完漢克與貝倫互相點頭示意,然後向醫院前台走去。西奧與貝倫走進病房。

病床上的羅米剛剛蘇醒,一隻手扶着額頭,另一隻手撐着要坐起來,貝倫趕忙上前,幫助羅米坐起身。等他坐定後,很自然的從邊上拿起水壺,倒了一杯水遞給了羅米。

「謝謝貝倫,你怎麼知道我正需要這個?」接過水後的羅米笑着看向貝倫。

「哦,睡醒的人都這樣。」貝倫雙手後背,站到一側,將空間留給了兩兄弟。

「羅米……爸爸媽媽已經……」西奧的鼻頭又酸了起來,衝到病床前一把抱住了羅米,失去父母后的委屈和後怕一起迸發出來,他哭的好大聲,撕心裂肺的,那種悲傷觸及靈魂,讓他無法入眠,他需要宣洩。

羅米也知道發生了什麼,西奧的哭聲也勾起了他的悲痛,但在西奧面前,他只有鎮定,現在他是那個擔大梁的人,施密特家的主人。所以他回抱住西奧。在他耳邊輕聲念道:「沒事了,沒事了。」

漢克帶着醫生從門外走進來,看見這一幕,剛想說些什麼,便被羅米用手勢攔下,示意先安靜。

西奧的啜泣聲逐漸減小,漸漸地他睡著了,羅米將他移到自己的身側,低頭看着西奧消瘦的臉頰,再抬頭時已經整理好心情,微笑着看向醫生,點點頭示意可以檢查了。

西奧一覺睡到第二天的夜晚,醒來時看見羅米負手站在病房的窗前,房間里暗暗的,窗外的燈火努力進入病房,但也僅僅只能照亮窗戶那一小塊地方,玻璃映照着羅米,他出神的看着窗外的城市,不知道在想什麼。

「羅米。」西奧出聲。

「哦,你已經醒了啊。」聽到聲音羅米轉回身,臉上又掛起笑容,走到病房門口打開了燈。

「你小子,把我的床都搶走了。」羅米打趣道。

西奧臉紅了。

「貝倫提過要把你帶回去的,我拒絕了,我覺得你在這睡挺好的,我不介意,你也能睡得香一些。」羅米走回床邊,拉着椅子坐下。

「其實你還有點磨牙。」

西奧更不好意思,主動岔開話題:

「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em,跟我睡得時間差不多長了。」

西奧整理衣服,從床上下來,邊披上外套邊問:

「漢克叔叔和貝倫呢?」

「我醒了漢克就該回警隊,貝倫去給我打晚飯去了。」

正說著,貝倫拎着病號飯走了進來,簡單稠的米粥加麵包。

「吃晚飯了羅米少爺,和昨天一樣,雖然不合您的胃口,但您目前只能吃這些。」

羅米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貝倫已經把他的話堵死了,所以只能說:

「真的只有這些?」

「醫生說了能只能吃這些。」

羅米對西奧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西奧兩手一攤,表示無可奈何。

「好吧,我就吃這些。貝倫你帶西奧去吃些好的,他也有段時間沒吃東西了,你不用在這看着我了,帶西奧吃完飯就回家吧。」

「儘快辦理出院手續,我沒什麼大礙。」

「是。」

西奧拉住了貝倫的手,站在門口說

「再見羅米。」

「快去吃飯吧,別來霸佔我的床了。」羅米笑着說道。

飯後,西奧又回房間去了,回復了精力的他大概率再看書。

忙完一切的貝倫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桌子上多了一封信,信封上用燙金色的筆跡簽上主人的名字,貝倫趕緊坐到桌前,打開檯燈,然後用開信刀劃開蠟封,在明亮的燈光下,他展開了信紙。

「對於施密特夫妻的死亡我很抱歉,他們是我親密的好友,或許當初我多勸阻一下,讓他們別去福克斯市,慘劇也就不會發生。」

「羅米應該是被詛咒了,反叛軍供奉邪神的事我也略有耳聞,曾在與施密特先生的通信中聽他聊過,羅米是個警察?那麼出手的應該是福克斯市官方的超凡力量。」

「詛咒大概已經污染了血脈,如果不投身魔法之中的話 ,羅米之後的日子將飽受折磨。」

「至於西奧,就你描述的情況來看,西奧應該頗具天賦,可以稱之為天才了,他有強烈的『靈視』狀況,很多學院派的魔法師求之不得。」

「我現在正在被另一樁麻煩的事纏身,沒有辦法前往福克斯市,但我可以給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我有去巴羅利亞學院的推薦名額,那是全為數不多獨立於魔法界紛爭的學院了。」

「施密特夫婦的死因應該並不簡單,涉及到惡魔的事理應謹慎,我在這邊也會利用我的力量進行調查。」

「我的電話號碼是:2323xxxxxx。最近大概打不通,緊急的事還是信件往來。」

「魔法界的事是時候和孩子們說了,他們身負的血脈不會讓他們默默無聞的。」

「願萬能的主保佑你和孩子們,保佑施密特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