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最後的算命師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一章

第2章

「你……」
周陽臉色一沉,氣急敗壞的看着林婉年。
可此刻,他卻也無計可施,無可奈何。
李靜彤在旁邊說:「婉年,你怎麼能這樣說周陽呢?怎麼說你也喜歡過他,你以前一直追着他,現在得不到了,就說她是騙子是嗎?」
林婉年這下可沒忍着,轉頭看了一眼李靜彤,聲音沉沉冷的嚇人:「李靜彤,我看你是還沒被打夠,對嗎?」
「你……」
李靜彤一時間也頓住了,害怕的看了林婉年一眼,不敢再接聲說話了。
她是看出來了,林婉年是真的敢打人。
而且動手打了她的話,李靜彤根本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也沒人給她出頭!
剛才本還想着,周陽來了的話,可以給她出頭,幫一幫她。
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如此。
周陽來了,自己也被扇了幾個巴掌,現在毫無還手之力。
「鄭局長,浩浩審一審這兩個人,跟他們也沒什麼好再多說的了。」南宮恆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
轉頭看了鄭局長一眼。
鄭局長看出來了,這是氣也出的差不多了,所以懶得跟他們多說了。
鄭局長明白了,當即點了下頭,眼神冷冷看了一眼旁邊的周陽和林婉年,聲音冷冷的說:「你們說夠了嗎?還有,你剛才說找律師我們才在這裡等着的,這人是你的律師嗎?」
林婉年在一旁忙好心的解釋道:「不是,不是是她的同夥,一起詐騙班長的。」
在李靜彤和周陽變了的臉色下,林婉年繼續聲音悠悠的說道:「鄭局長,這李靜彤為了洗脫自己的嫌疑,想要戴罪立功,把自己的同夥都叫來了,您到時候可要把這個寫進去,判的時候,要讓她用這個立功的。」
鄭局長也是個老油條了。
此刻哪能聽不出林婉年語氣里的陰陽怪氣?
不過這可是南宮少爺的朋友,還是林家的小姐。
她這樣,已經很仁慈了!
鄭局長立刻一副秒懂的神情點點頭:「林小姐,你放心吧!」
林婉年立刻又轉頭,看向一臉驚愕的周陽,接着事不關己的繼續說:「周陽,李靜彤對你還真是情深義重,坐牢都不忘拉上你,你們才是真愛,還好我早就自願退出,並且找了恆哥哥那麼好的男朋友。」
「多謝你的不娶之恩,放心,你如果進去了的話……我會想辦法去看你們,給你送飯的。」
「你,你……」周陽臉都氣白了,可是你來我去的,半晌也說不出一句來反駁林婉年的話。
眼看着他臉色越來越難看,林婉年卻高興了。
臉上的神情也不由帶了幾分的惡毒:「林婉年,你那麼狠心的女人,你以為耿琴筠他哥知道了,還會真心對你嗎?」
南宮恆伸手,乾脆象徵性的摟住了林婉年的胳膊:「這個不勞你操心,只要婉年答應,我馬上就可以娶她,我們一家也都很喜歡她。」
他最後這話,倒是不假。
至少南宮老爺子和耿琴筠都很喜歡她。
兩個小傢伙對她也很是喜歡。
周陽臉色更難看,可旁邊的警員在鄭局長的指示下,拿着手銬,要把周陽和林婉年給銬起來了!
看那樣子,神色難看到了極致,臉上的神情也帶着一抹愕然的冷意,沉沉的,半晌說不出話來。
「表,表哥,我,我們……」李靜彤這下是真的慌了。
本想周陽來求一下林婉年,或許還有轉圜的餘地,事情還有轉機。
誰知道,周陽來了後鬧的更凶,甚至還直接被打了。
這個時候,林婉年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臉色神色愈發難看,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了似的。
周陽又是一聲冷哼,眸光涼涼的睨了南宮恆一眼,半晌都沒說出話來。
心裏那叫一個鬱悶,難受的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表哥,要不你,你……求一下婉年吧?」李靜彤見周陽不說話也不理他,這下真的有點慌了。
她可不想真的去坐牢啊。
她不叫他還好,這麼一叫,周陽立刻轉頭,沒好氣看她一眼,語氣更冷:「都是你乾的好事!你把我叫過來做什麼?你是真的想我陪你一起坐牢?」
林婉年在一旁好心的提醒道:「對了,你們兩個一起坐牢的話……到時候都沒人去保釋你們了。」
「對了周陽,我記得你媽媽的電話號碼,她以前挺喜歡我的呢,我給她打個電話,讓她來?」
周陽聽林婉年這麼一說,當即臉上的神色愈發的難看。
狠狠瞪了林婉年一眼後,禁不住警告道:「別去打擾我媽,你要是敢去,我,我……」
「你就如何?」林婉年好笑,似笑非笑的看了周陽一眼,神色中儘是嘲諷和冷意。
周陽一時間語塞,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你怕你媽氣道?那……那我找李靜彤的父母?想必公安局的人很快也能查出來,不過……」
林婉年故作為難的嘆了一口氣,說:「不過,李靜彤的父母本來就不太滿意你呢,如果他們知道的話,還知道你弄的他們也快破產了,哎喲……那事情可能會真的很麻煩呢。」
林婉年故作擔心的看着周陽,似乎真的很為他着想似的。
「你,你……」
周陽臉色鐵青,氣的快要暈過去了。
可林婉年的話,該死的他卻又絲毫反駁不上來!
咬咬牙,沉默了片刻後,周陽看着南宮恆說:「你找一個這麼惡毒的女人,你真的喜歡嗎?你真的不會覺得噁心嗎?」
南宮恆眉眼一挑,看了一眼旁邊惡趣味的小姑娘,衝著周陽,非常誠實的搖搖頭:「不覺得噁心,甚至覺得她很是可愛呢。」
「你……」
周陽氣的翻了下眼皮,氣的差點暈過去:「我玩過的女人你也不介意是吧?」
這,這實在是氣人!
南宮恆面色一沉,上前就要對周陽動手了。
鄭局長忙攔着:「這麼多人看着呢,別太衝動了,我會看着辦的,你別擔心了,傅廷修我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南宮恆吸了吸氣,壓下胸腔的那股子怒火:「好,鄭局長,人就交給你了,記住了,可要好好審,別遺漏任何重要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