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被面冷心狠的王爺寵翻天最新章節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青峰拉停馬車,才發現,一直跟在她們後面的那些陪同着一起運鹽過來的人,全都沒了。

青峰頓時警鈴大作,拔出了放在駕座底下的長劍。

「主子,我們被圍了,如果我沒看錯,應是剛才我們交貨的那幫人。」

阮棠在青峰拉停馬車的時候,便隱隱猜測到不對勁。

果然!

阮棠慶幸把青峰帶着。

「你能把他們全部搞定嗎?」

「自然!」青峰笑道。

這幾個人,他還不放在眼裡。

「主子,你們待在車裡,不要出來,我去去就來。」

說完,青峰便飛身出去,不一會兒外面便傳來了哀嚎聲。

但那哀嚎聲也就持續了片刻,很快外面便只剩下雨水打在樹上發出的啪嗒聲。

青峰重新回到了馭位。

可沒等他們再次走出去,又是一群壯漢子沖了出來。

「還來?」青峰憤憤地叫道。

阮棠聽到他的話,也掀開車簾看向外面。

好傢夥,現在他們的馬車外面,圍了起碼有十幾二十號人,堪比一支小型的精英部隊。

這是必須要拿下她們咯?

「青峰,這麼多人,你可有成算?」

「自然是有的。」

青峰作為武林高手之一,怎麼能說沒成算?

只見他再次飛身出去,很快便和那些壯漢子廝殺在一起。

但對方到底人多勢眾,青峰再厲害,也不可能瞬間解決掉所有人。

而且那些人明顯是經過了特殊訓練,個個驍勇善戰,警覺性還特別高。

沒多久,青峰就被一小波人纏住了。

而阮棠這邊,也有兩個壯漢子沖了上來,目標明確,直接就去拉她的那箱黃金。

阮棠哪裡肯放手?

這是她冒着殺頭的危險賺來的錢。

她死死地抱着箱子,大喊:「青峰救命。」

而這邊的青峰聽到她的聲音,一個迴旋踢把圍着他的人踢飛了兩個,才得以飛身起來。

他馬上就飛回馬車這邊,直接一劍把和阮棠搶箱子的人給斃了。

但其他人很快便全都圍了過來,頓時將他們的馬車圍得水泄不通。

很快,那些壯漢子便蜂擁而上,青峰再次與其開始混戰。

阮棠和春晗躲在車廂的角落裡,把那箱金子摟在懷裡,一臉驚魂未定地看着外面撕斗的現場。

就在此時,『咻』一聲,箭矢破空的聲音傳來,那群壯漢其中一個悶哼一聲,人便倒下,抽搐幾下便不動了。

變故來得太快,等那群壯漢反應過來,又是箭矢破空的聲音,隨即,連續幾根箭矢透過雨夜飛向他們。

好幾個中箭倒下。

青峰在第一支箭矢破空而來,便已經閃身避開。

在那群壯漢開始跳下馬車躲避的時候,他拉住馬繩,掉了個頭,用鞭子狠抽了一下馬屁股,馬車便朝那山林狂奔而去。

這邊,那群壯漢,一下子被襲擊倒下去了四五個,剩餘的那些反應過來,馬上找地方隱蔽,隨即放出了信號。

而箭矢發出的地方,馬蹄聲傳來,十幾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坐在馬背上,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為首的男子,身着一身純黑色長袍,整個人隱在黑夜裡,與夜融為一體。

一個電閃雷鳴,閃電的光,讓眾人看清了一點男子的長相,但也就一瞬。

眾人只覺得此人面色沉得如同那勾魂的鬼魅,且眾人都注意到了,他手裡還拿着一把小巧的弓弩,在黑暗的夜裡發出幽幽的光。

剛才那幾箭必定就是他射出的。

而目睹了同伴被射死的那群壯漢頓時鳥獸散去,能在如此黑夜,又是雨天,精確地把人射倒,可想而知,那人的箭術何等精進。

且這一行十幾人,看起來便不是泛泛之輩,他們的目標是那馬車上的人,沒必要跟這些人硬拼。

「殿下,追嗎?」南風看着四散逃掉的人,轉頭問為首的楚穆。

可楚穆只是看着馬車逃跑的方向,目光幽幽,並未答他的話。

片刻後,南風再次說道:「那馬車上的人想必就是私運井鹽過來的人,殿下,要不我們先追他們?」

一個月前,楚穆的人便查到滇州這邊有人私造兵器,很有可能也在這邊屯養了私兵。

私造兵器,屯養私兵,這是準備謀反的節奏呀。

他那扶不上牆的皇侄兒皇帝,一天天只會淫歡作樂。

他要是不查清楚,這江山幾時易主都未可知。

他答應過皇兄,閹替他守護好這江山,扶持他那不成器的侄兒。

所以,他帶着十幾個親兵暗自到這邊,就是想要查清楚,到底是誰膽子那麼大。

他們查了半個多月,這事終於有了些眉目。

發現這處可能不止是私造兵器,屯養私兵,還有一些其他見不得光的買賣。

私販井鹽,便是其中一項。

他們查了好些時日,才查到交易的老巢在這邊。

沒想到趕到這裡的時候,就遇上了黑吃黑。

「追!」

楚穆下了命令,便一個人策馬先往馬車逃跑的方向追去。

南風和後面的幾十個親衛也趕緊策馬跟上,頓時雨夜中,噼里啪啦雨滴聲中夾雜着噠噠的馬蹄聲,片刻便消失在山林里。

阮棠幾人駕馬車逃離了那之後,快馬奔馳,逃進了山林深處。

黑夜本來就不方便趕路,加上又是雨天,能見度就更低,趕車的青峰就如那瞎子摸路,根本不清楚所逃的方向去往何處?

馬車估摸着疾馳了一刻鐘,突然馬發出一聲凄厲地嘶吼,而後開始亂了節奏,跑了一會兒便直接倒了下去。

而馬車也被帶着側翻下去。

一切發生地太快了,馬車上的人都沒反應過來。

青峰掉下去後,幾個翻滾後才站起來。

同時也注意到了,倒在一旁的馬,腿上插着一根箭矢,在黑夜裡發出寒光。

他心下一沉,來不及思考,爬起來就直奔車廂所在處。

車裏面的阮棠和春晗,比他慘,她們根本就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一陣天昏地轉間,身子就被帶着重重地砸到了馬車廂的車壁木板上。

還沒來得及痛呼,就被甩出了車廂,連帶着那箱黃金也從車廂里滾落,掉了出來,金子灑滿一地。

阮棠的額頭狠狠地磕在了其中一顆金子之上,疼得她眼淚瞬時便掉了出來。

她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被撞的地方,被雨淋濕的臉龐,似乎還夾雜着一股熱氣。

她把手從頭上拿下,攤到眼前,但是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不過她知道,應該是磕破了。

因為雨水打在那處,疼痛感劇烈。

青峰跑過來,把她倆都扶了起來。

就在此時,一個騎着馬,全身黑衣的男子,出現在三人的視線里。

而他身後馬蹄聲不斷,片刻功夫,他的身後便是十幾個同樣騎着馬穿着黑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