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徹大悟了?
太子看秦箏許久不出聲,出聲問她:「如何?」
遠處的燒殺搶掠聲在這邊依然能聽到,這一路過來,秦箏也瞧見了不少衣衫不整死去的宮女。
經歷過前兩次的期待後,秦箏現在已經對沈彥之來救自己不抱多大希望了。
書中寫他自責去救太子妃晚了一步,現在秦箏算是明白他這一步到底有多晚了,若不是太子沒像書中一樣狗帶,只怕她這會兒也已經涼了。
秦箏可不敢一個人躲在馬廄,萬一一會兒叛軍比沈彥之先找過來,她簡直不敢想像。
她趕緊搖頭:「我跟殿下一起走。」
聽到她的回答,太子神情有些怪異地看了她一眼,不過什麼也沒說,只微微抬了下手,示意她繼續抓着他袖子。
秦箏趕緊薅住了,她也不知為何,被允許繼續跟着他,她竟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太子一路都很沉默,帶着她七拐八拐地在交錯複雜的宮道間躲開四處搶掠的叛軍,躲不過就拚死一搏。
也正因為如此,太子身上的血腥味越來越重,臉色也更加蒼白。
一開始還是他帶着秦箏走,到後面已經是他認路,秦箏當跟人形拐杖扶着他走。
二人躲進一處偏僻的宮牆時,秦箏壓低了嗓音問他:「殿下,我們是去找父皇嗎?」
一路上都沉默的太子突然冷笑一聲:「那個昏君也配?」
「昏君」兩個字從太子口中說出來,委實有點驚到秦箏了。
楚煬帝好歹是他老子,太子醒來後這麼六親不認的嗎?
太子似乎也意識到他那句話有些不妥,接下來他除了指路,兩人之間又陷入了沉默。
秦箏也就想着人家好歹是父子,隨口那麼一問,太子不願提楚煬帝,她自然也不再提,自己差點就被楚煬帝派人勒死,太子不去找楚煬帝,秦箏高興還來不及。
太子路上又殺了十餘個叛軍,二人才安然走到了西闕門,但前方宮門緊鎖,根本沒有出路。
遠處響起凌亂的腳步聲。
夜風把叛軍的怒喝聲送了過來:「方才有兩個太監往西闕門逃去了!
快追!」
太子像是不知道前是絕路,後有追兵,平靜問她:「會鳧水嗎?」
現在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秦箏也沒隱藏什麼,點了點頭。
太子便道:「板橋下的暗河通往西闕門外的護城河。」
秦箏這才明白了他來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