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洪荒女媧是我小妹筆趣閣 第9章_歐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他只是注意到了這『混世魔猿法』裏面有個猿字,所以才傳給了六耳獼猴,也不知道功法是好是壞。

「道法已經傳給你了,希望你遵守自己的諾言。」陳軒道。

說完,陳軒轉身離開。

而六耳獼猴向著陳軒的背影,重重的磕下九個響頭。

雖陳軒不認他做弟子,但是六耳獼猴卻銘記陳軒傳道之恩,在他心中,陳軒便是他最尊敬的老師。

接着,六耳抓起靈寶鐵棒,離開了陳軒的道場,來到了一處山林中,準備潛修。

然而當他用神念打開陳軒烙印下來的功法,心中直接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這是混世魔猿法!?」

陳軒不知道他隨手給的混世魔猿法,是當初abc魔神中混世魔猿的根本功法,但是六耳獼猴卻一下就認了出來。

因混世魔猿神魂散去,所以六耳獼猴只傳承了了混世魔猿法的名,而沒有內容,才讓他出現無功法可修的地步。

然而六耳獼猴怎麼也想不到,陳軒會給他這部最契合他的功法。

「吾道可成矣!」

他按捺住激動的心情,開始潛心修鍊。

兩百年後。

六耳獼猴潛修的山林之中突然迸射出一道金光,然後傳來一聲暢快的長嘯。

在一所洞府中盤坐的六耳獼猴頭頂三花聚頂!

大羅金仙,成了!

同為混世四猴,孫悟空得菩提老祖傳授後能在短短几年成就太乙金仙。

六耳獼猴有着數萬年的積累,如今更是得到最為契合自己的法門,突破大羅不算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

但是六耳睜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朝着不周山的方向三拜九叩。

他不會忘記,是誰成就了他。

「此地不宜久留,我已經登臨大羅,是該闖蕩洪荒了!」

緊接着金光一閃,六耳獼猴已經消失在了洞府之中。

又是兩千多年過去。

紫霄宮中。

「此次講道就此結束,千年後可再來。」

「下次的位置和這次一樣,不可再有變動。」

鴻鈞話音落下,轉身離開。

眾人齊聲道:「恭送聖人!」

下一刻,眾人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洪荒天外。

「聖人之能,當是通天徹地,吾輩不及啊!」老子感慨道:「此次聽道之後,我有把握突破大羅圓滿之境界。」

而元始皺了皺眉頭,道:「大兄,之前聽道之時,我心血來潮,好似錯失了一道機緣,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一邊的通天也跟着道:「是啊!我也有這種感覺。」

老子沉吟片刻,其實他也感受到了,但是只說了句:「機緣不可強求。」

聽到這話,通天元始也不好再說什麼。

「大哥,我好像感覺什麼重要的東西丟了。」女媧此時有些恍惚道。

比起三清他們,葫蘆藤和息壤可是她今後證道之物,顯得尤為重要。

所以她的感受會更加強烈。

「什麼重要的東西丟了?」伏羲眉頭皺緊,然後開始替女媧卜算。

經過兩次被打臉後,他哪還敢再說自己數算無雙。

但是過了一會,他發現天機一片混沌,居然什麼都算不出來。

「難道這陳兄是我剋星?為什麼他出現後我就算不準了。」伏羲有些煩躁,一度陷入自我懷疑中。

「哥,你說什麼?」女媧問道。

「沒什麼。」伏羲道:「小妹,我也沒算出什麼,等下次講道,我們問問聖人。」

女媧頓時眼前一亮。

不過她想到的卻不是鴻鈞,而是身處不周山腳下的陳軒。

陳兄足不出戶便可知洪荒事,他一定會知道自己到底丟了什麼機緣。

而且四千年沒見,她怪想念陳兄。

可就在這時,兩道人影走了過來。

「見過伏羲女媧兩位道友。」

「是帝俊和東皇兩位道友啊!你們有什麼事嗎?」伏羲回道。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和兩位道友聯絡一下感情,我們同為妖族,當相互扶持。」帝俊道。

女媧一般很討厭交際,就在伏羲身後不說話。

但是她卻能明顯感受到有一道視線一直注視着自己,讓她很不舒服。

那道視線的主人,是東皇太一!

「理應如此!」

對於太陽星誕生的兩位大能,伏羲談不上有什麼厭惡感。同樣身為妖族,反而更加親近。

寒暄了片刻後,兩方便分道揚鑣。

看着東皇注視着兄妹倆離開的背影久久回不過神,帝俊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弟弟對女媧有意。

「不周山女媧天賦非凡,是個做道侶的好人選。要不要我改日向伏羲提親?」帝俊道。

「不急,待他日我得道之時,不怕女媧不傾心。」東皇太一自信道。

「好!」帝俊哈哈笑了兩聲。

他還怕自己弟弟為情所困,看來是多慮了。

然後帝俊目色一凜,道:「如今我們要做的便是聚攏妖族,成一番大事。我聽說在我們聽道時,南邊有大羅境界的神猿降世,我去招攬一番。」

另一邊,准提和接引兩人也出了紫霄宮。

「師兄,東方大地果然地大物博,不管是靈寶靈植還是生靈,比起我們那西方,要強上無數倍。若是能全部運回去,我西方定當大興。」准提此時羨慕道。

「誒!」接引嘆了一口氣,一臉痛苦。

「振興西方是你我二人的職責所在,我們要想辦法將東方靈物和人才都引渡到西方。接下來的萬年,我們就不回去了。」

「善!」准提打了個稽首,兩人化作遁光遠去。

不周山下,陳軒算了算日子,都過去了四千年,小媧姑娘也快回來了。

這時,他就突然聽到一陣叫喚聲。

”白龍老弟,你在不在! ”

陳軒連忙起身,然後往外面看去,就看到一個赤膊的漢子扛着一隻像是羊一樣的妖獸走了過來。

白龍,是陳軒給自己取的道號。

「帝祖大哥,你怎麼來了?」陳軒有些驚喜道。

這位大漢,是陳軒除了女媧之外,交的另外一名朋友。

是一名巫族,名叫帝祖。

雖然長相粗獷,但是相當的仗義。

當初兩人也是機緣巧合之下相識,這位帝祖兄弟,最喜歡吃的,就是陳軒做的烤肉了。

過一段時間,他就會來找陳軒。

但是這次卻間隔了足足幾千年,不知道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