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青鸞 第3章_歐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這次的公辦完成的很不錯,一次查清楚了災民的源頭,朝廷滿意,特意准許他休息兩日。
  豆子和柱子正在打掃沈應珩的書房,他平日里忙,前段時間大都睡在這裡。
  書房的擺設比較簡單,沒什麼多餘的傢具,沈應珩站在中間,忽然生出一絲寂寥來。
  顧青鸞病着,他也不好打擾她休息,想了想,沈應珩便又去了後院。
  辰哥兒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見爹爹,忽然看見沈應珩出現,高興地一個勁地扭動身體,急切地想讓沈應珩抱他。
  沈應珩看著兒子肥嘟嘟的小臉,上前把兒子抱進懷裡。
  大戶人家講究抱孫不抱子,因此沈應珩平時抱兒子的次數不多,此時抱着沉甸甸的兒子,他不禁心裏感慨,顧青鸞是真的把他們的兒子養得很好。
  「夫人這幾日身子病着,因此每日只見辰哥兒一次。
這幾日辰哥兒也沒有幾日前吃得多了。」
奶娘在一邊道。
  沈應珩點點頭,低頭去看兒子,忽然看見辰哥兒肥胖的小手上戴着一個金鐲子。
  這金鐲子樣式簡單,就是簡單的一個圈。
  沈應珩奇怪,府里一貫不講究穿金戴銀,自己的母親卓氏也是如此,他爹更是清廉,就算是他的小妹,平日里打扮得也很樸素,戴的也多是玉制或是銀制的首飾,顧青鸞嫁過來一年多,也以清淡的打扮居多。
  他這才十幾沒見兒子,兒子的手上就多了如此貴重的物品,沈應珩心下疑惑,看向奶娘。
  「這鐲子是從哪裡而來?」
沈應珩問道。
  奶娘是個謹慎的人,又是顧府出來的,知道這太傅府里規矩多,於是她低頭躬身道:「主子的事,我們做下人的不敢亂語。」
  沈應珩瞭然,把辰哥兒交給奶娘,回了前院。
  這幾日整個太傅府下人們忙得是不可開交,明日,府里的大爺和二爺就要歸家,老爺也從宮裡來了口信,明日回府。
  卓氏心裏高興,又見三兒子為朝廷辦事功成歸來,內心喜悅,臉上也帶了笑,沈應珩過來的時候,她正在跟小女兒沈靜柔說話。
  沈靜柔知道顧青鸞已經從娘家回來,便興沖沖地去她娘的私庫,上次她娘答應她年下時會給她用上好的錦緞裁製一身新衣裙,她心裏期待了好久,誰知她進去一看,並沒見什麼新的東西,心裏失落,纏了卓氏好幾天了。
  沈應珩才踏進明靜居的正廳,沈靜柔看見她三哥進來,便立即圍了上去。
  「三哥。」
沈靜柔乖巧地開口。
  沈應珩應了,摸摸妹妹的頭,坐到母親身邊。
  「你大哥和二哥離家幾年,這是終於要回來了。」
卓氏語氣裡帶着期待,跟兒子閑話家常。
  「是,大哥二哥辛苦,這次回來,娘也可放心。」
  梅香端來一杯茶放在沈應珩手邊,趁着沈應珩喝茶的空當,快速看了他一眼,卓氏看到,心下瞭然。
  「三哥,你說說,你不在家這些日子,她可是日子過得清閑,你在外邊辛苦,她卻跑回娘家去了,這回來又裝病,哪個女子像她這麼好命,嫁給我三哥,我要是她,做夢都要笑醒,你都回來了,她也不來給母親請安,府里的大夫說她就是小病,這都幾天了,還沒好呢。」
  沈靜柔想到自己的新衣裙成了泡影,心裏有氣,覺得顧青鸞是故意的,因此她添油加醋,坐在一旁,滿臉的鄙夷。
  聽了女兒的話,卓氏佯裝不悅,開口訓斥:「你三嫂平日里在傾雲軒里也不出門,回娘家一次也無妨,倒是你,過了年就要及笄了,說話還是這般沒大沒小。」
  卓氏這話聽着語氣嚴厲,話里卻沒有多少指責之意,沈靜柔也不是個傻的,乖乖接話道:「知道了,娘。」
語氣里撒嬌的意味不甚明顯。
  「她回娘家了?」
沈應珩臉色帶了些詢問的神色。
  「嗯,臘八讓她帶着辰哥兒回去小住了三日,這不,一回來就病了。」
卓氏看兒子驚訝的神色,疑惑道:沒給你說嗎?
  「她今日身子還不見好,兒子就跟她說了幾句話就出來了。」
沈應珩回道。
  「她身子病着,你就少去後院吧,以免過了病氣。」
卓氏對著兒子叮囑道。
  沈應珩思考片刻,點了點頭。
  沈靜柔打量着三哥的神色,心裏也摸不准她三哥對顧青鸞是怎麼個意思。
  卓氏的打算她也知道,年後的春日宴,就要給三哥張羅平妻之事。
  顧青鸞嫁過來一年多,又生了兒子,在府里還是沒什麼存在感,她三哥也沒表現出太在乎顧青鸞的樣子,因此她才每次對顧青鸞款言語間帶些不敬,反正她身份卑微,也不可能給自己臉色看。
  「明知道府里最近事務多,她也不說來幫娘分擔一些的,每日就會窩在傾雲軒里躲懶,三哥,你可得好好說說她,都已經是我們府里的人了,不能沒有眼色,這又不是她顧家,不懂禮儀。」
  站在一邊的梅香偷偷看了沈靜柔一眼,她一個下人,都聽出來這番話多少帶着些不敬,再怎麼說顧青鸞也是她三嫂,小姑子這麼編排嫂子,着實不應該。
  「小妹。」
沈應珩站起身,語氣中帶着一絲嚴肅。
  沈應珩知道顧青鸞的身份,因此府里的人對她多少有點看不起,可是再怎麼說,顧青鸞已經跟他成親一年多,院子里都是她在照料,平日里不覺得什麼,今日回來,看到顧青鸞一臉病態地躺在床上,他的心裏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煩躁。
  他習慣於看到健康的顧青鸞,而不是躺在床上,蔫蔫的妻子。
  卓氏看向他,知道兒子這是有些生氣了,她給沈靜柔使眼色,可惜沈靜柔沒有注意到。
  「她是我的妻子,你應該喚她一聲三嫂。」
  沈應珩很少跟她這麼嚴肅地說話,沈靜柔有些委屈,她剛要開口為自己辯解,沈應珩打斷了她,「你馬上就要及笄,說話做事也應當有分寸,以後這樣的話少說為妙。」
  沈應珩一直都對這個妹妹疼愛有加,很少說過重話,這次也只是點到為止,給自己的妹妹留夠了臉面。
  沈靜柔卻臉色一變,拿着帕子悟了臉,滿臉委屈地撲進卓氏懷裡去了。
  卓氏拍拍小女兒的肩膀,輕聲細語安慰她。
  沈應珩沒再打算多在卓氏這裡停留,他對卓氏行了一tຊ禮,轉身走了。
  沈靜柔眼角瞥見三哥走了,眼角含淚,一臉委屈樣,卓氏看着她,嘆口氣把她攔在懷裡:「你三哥一向最寵你,下次莫再說這樣的話,再怎麼說她也是你三哥的正妻。」
  沈靜柔點點頭,心裏不禁抱怨,今天這事,她都要算在顧青鸞頭上,等過幾天,看她怎麼找顧青鸞麻煩。
第36章溫馨  當晚,沈應珩準備歇在前院。
  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冬雪每日都打掃屋子,屋裡倒也乾淨。
  晚上躺在榻上,沈應珩久久不能入睡。
  朝廷交代的事算是告一段落,那縣令身後很明顯有幕後之人,這些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當今皇帝登基不滿三年,內憂外患,國庫空虛,這些都亟待解決,他們做臣子的有些事也終是力所不能及。
  沈應珩腦海里把能想的事都想了一遍,還是絲毫沒有睡意,無奈,他索性起身,披衣服下了床。
  今晚是豆子守夜,沈應珩示意他不用跟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