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草根官場:一路攀上權力高峰最新章節 第7章_歐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見到周翊笑了,黃貴發也笑了。

但他馬上就發現,自己笑的太早了。

「心意領了,禮物就不必了。」周翊伸出手,十分堅決地將禮盒推了回去。

「周隊,這真就是一『點』兒心意。」黃貴發眨着眼睛瘋狂暗示,他誤以為對方是嫌棄禮物太輕。

「不管這裏面有什麼,有多少,都請你拿回去。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的。」周翊收起笑容,眯起雙眼,以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周隊……」黃貴發還想再搶救一下,然而觸及對方漸漸變得犀利的眼神,便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那不好意思,打擾周隊了。」

黃貴發只能帶着禮盒悻悻地轉身離開了。

周翊關門回來,還未說話。老周就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並對他方才的處理方式表示肯定:「這就對了,不該拿的,千萬不要拿。」

周翊笑着點頭,他並不是故作清高,而是完全沒必要拿這種燙手錢。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是百年一遇的瘋牛市。

做為重生者,就算記不住全部牛股,但弛宏鋅鍺、廣船國際這兩隻股票,他可是印象深刻。

至於有多牛,以廣船國際為例,從貳元貳角壹分買入,到壹佰叄拾元陸角柒分賣出,整整有五十八倍的漲幅。

嗯,沒錯,他那兩萬塊獎金,早就全買股票了。

叮咚,叮咚……

一頓飯沒吃完,門鈴就又一次響了起來。

……

姚慶艷一邊透過門鏡向對面看,一邊豎起耳朵傾聽着。

過了一會兒回到客廳,語氣酸酸地說了句:「又是給老周家送禮的。第三個了。」

付正榮抬頭看了妻子一眼,有些感慨地道:「誰讓人家老周有個爭氣的兒子呢!」

「我兒子也不差啊,每個月好幾千收入呢,周翊才能開幾個錢?」姚慶艷一臉不服氣說道。

付正榮笑了笑,沒有說話,轉頭繼續看電視。

兒子付寧在山海市外企工作,收入確實可觀。但是,就算錢掙得再多,也比不過一種東西。

這種東西,叫做——權力!

……

流金歲月**。

孫媚斜倚在沙發上,塗著艷紅指甲的手指夾着一根女士香煙,送到紅唇邊輕輕吸了一口。

黃貴發畢恭畢敬地站在對面,耐心地等待着大老闆訓話。

「你說,他是假清高呢,還是嫌送得少?」孫媚吐了個煙圈,有些慵懶地問道。

黃貴發仔細想了想,然後用肯定的語氣回答道:「他應該是真不想要!」

自己這雙眼睛看人最准。

那位周隊長明明只有二十多歲的年紀,無形之中卻透露着中年人才有的成熟與穩重。只觀其行事風格,就能推斷出其胸有丘壑,志存高遠。

假以時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當然,這種話沒必要和大老闆說,說了她也不聽,聽了又不懂,懂了又不做,做了又做錯,錯了還不認。

是的,在黃某人的心裏,大老闆就是個胸大無腦的花瓶。

「哼,這件事兒你不用管了,我抽時間找他領導組個飯局。」孫媚揮了揮手,示意黃貴發出去。

說實話,一個小小的治安大隊長她還真沒放在眼裡。

只不過抱着閻王易見,小鬼難纏的想法,順便打點一下,沒想到對方竟然拒絕了。

周翊,我想送點兒錢給你,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

而此刻,周▪不識抬舉▪翊已經接了好幾個電話,基本都是同一期考入縣公安局的同事打來的。

比如老董、鄭一凡、高軍等人,甚至還有已經借調到市局辦公室的姜昕婷。

一聲聲恭喜,一句句寒暄,充滿着功利主義的味道。

然而這就是官場,就是現實。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星期一,天氣晴。

周翊吃完早飯,出門去公交站點乘坐十一路公交車,途經六站到達物資局道口,再轉11路步行大約五百米,縣公安局莊嚴肅穆的灰色辦公大樓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走進這個上輩子工作近十年的院子,望着記憶中熟悉的一草一木,真真有種如恍如昨日之感。

一樓門衛室的保安老張,無意中一抬眼,正好瞥見剛剛進門的年輕身影。心中頓時一動,忙不迭地走過去,堆起滿臉笑容打着招呼道:「周隊早啊!」

周翊微微一怔,繼而微笑點頭回道:「張哥早。」

哎喲,這可給張大江高興壞了。

他認得出周翊並不稀奇,一是局裡早就傳開了,二是上次他曾親眼看見過對方與雷局同乘一輛車去市裡開會。

但周翊能認得他,而且還知道他姓什麼,這就不尋常了。

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在周隊眼裡,有他張大江這麼一號人物。

「周隊是找雷局報到吧。雷局剛來,應該就在辦公室。」張大江一邊熱情地說道,一邊快走了幾步,殷勤地為周翊按下了電梯鍵。

「謝了張哥。」

「不用謝,應該的,哈哈。」

就在電梯慢慢閉合的時候,周翊看見一道靚麗的身影正快步向這裡走來。

他連忙按住開門鍵,等着這位同樣身穿警服短袖的女警員走進電梯。

「周翊。好巧啊!」

女警員俏臉上浮現出意外和欣喜的神色,首先開口說道。

周翊也感覺有些意外。

眼前這位東吉警花應該在市局,不應該在縣局,能在這裡相遇實在讓人覺得很神奇。

「姜昕婷同志,你這是下來了?因為啥啊?腐敗啦?」周翊笑着與對方握手,且很自然地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上一邊去,你才腐敗了呢。」姜昕婷嬌嗔地白了對方一眼,然後又忍不住笑道:「我來找高政委辦事,順便看看你。」

周翊微笑點頭道:「『順便』這個詞兒用的好,一下子就讓我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重了。」

「跟我挑字眼是不是?你都不知道我現在有多忙……」姜昕婷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捋了下耳邊秀髮,舉止間自然流露出柔媚動人的風情。

「是是是,萬分感謝姜姐在百忙之中抽空敷衍我。」周翊貌似很誠懇地說道。

「你……你怎麼這麼貧呢,討打!」姜昕婷笑得眉眼彎彎,下意識地抬起手臂,但馬上又收了回來。

如果不是考慮到場合不對,她非得錘對方一下不可。

局長辦公室在七樓,而政委辦公室在六樓。

姜昕婷笑着與周翊說了聲回見,先下了電梯。

電梯里,周翊臉上的笑意逐漸變淡。

他與姜昕婷其實並沒有多熟,但今天為何能像老朋友一樣談笑風生,相聊甚歡。

原因很簡單——

姜昕婷還是有着東吉警花美譽的姜昕婷,但他卻不是原來那個窩在鄉下的小警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