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草根官場:一路攀上權力高峰最新章節 第6章_歐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台上,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王東升,親自為周翊頒發獎狀、一等功獎章,以及兩萬元獎金。

看着身姿挺拔、神采奕奕的年輕男人,王東升眼中流露出濃濃的讚許與欣賞之色。

很好很不錯!

身高足有一米八,相貌堂堂氣質佳。臨危不懼擒兇犯,智勇雙全人人誇。

無論怎麼看,這個小夥子都完全符合周志遠書記關於樹立優秀人民警察典型的要求。

「真人比照片還要帥氣。」

王東升一邊握着周翊的手,一邊親切地輕拍着對方的胳膊。

簡單的一句話,卻透露着一個不簡單的信息。

那就是王副書記,之前是看過周翊照片的。

台上台下很多人還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這位王副書記與周翊握手的時間,竟然長達二十秒之久。

閃光燈接連亮起。

市委禮堂響起熱烈的掌聲。

周翊站在台上,面向全場十分標準地敬了一個警禮。

如果問他此刻心情如何。

嗯,有點兒激動,但不多。

因為他心裏很清楚,這只不過是邁出了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未來的道路阻且長,他還需行而不輟,全力以赴。

……

七月八日,東吉縣人民**下發東政發〔2005〕23號文件——《關於張立平等同志職務任免的通知》。

內容如下——

各鎮人民**、街道辦事處,縣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縣各委、辦、局,縣各直屬單位:

經研究決定:

張立平同志任東吉縣公安局副局長,免去其東吉縣公安局清河派出所所長職務;

周翊同志任東吉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隊大隊長(副科長級,試用期一年);

劉長林同志任東吉縣公安局清河派出所所長(副科長級),免去其東吉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隊大隊長職務;

吳南同志任東吉縣公安局福山派出所所長……

從上報審批、民主推薦,到組織考察、充分醞釀,再到討論決定,發文任職。

整個流程如絲般順滑,順利的超乎想像。

坦率地講,關於晉陞副科且被任命治安管理大隊大隊長這件事,周翊之前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因為他科員未滿三年,按照常理不符合晉陞條件。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根據《東吉縣科級領導幹部破格提拔暫行辦法》第六、七、八條之規定,周翊完全滿足『在重大事件中貢獻突出』、『德才素質好,發展潛力大,獲得過縣以上黨委、**表彰』以及『破格提拔優秀幹部應注重年輕化』『任科員時間滿兩年以上』等破格提拔要求。

當時縣局政委高作斌找他談話,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給的實在太多了。

要知道在上一世,他從科員升至副主任科員,足足熬了八年。

……

**很不開心,因為他是李倩的爸爸。

劉偉燕也不開心,因為她是李倩的媽媽。

劉長林更不開心,因為他不僅是李倩的舅舅,還是被搶了治安管理大隊長職務的倒霉蛋。

表面看是平級調動,實際上傻子都知道,派出所所長哪有治安大隊長香!

尤其他去的還是清河鄉那個鳥不拉屎的窮地方。

「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劉長林咬牙切齒地說了句。

同樣是副科,他今年四十八歲,周翊二十六歲。

周翊用不到三年的時間,就走完了他二十多年走的路。

只能說這小子的命太好了,趕上了市裡『樹立優秀人民警察典型,充分發揮先鋒模範作用』的東風。

而且,命好的不只周翊,還有張立平。

好傢夥,我直接好傢夥,竟然升了副局長,進黨委領導班子了。

這怎麼不讓他嫉妒的眼睛發紅。

**與劉偉燕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

當初有多看不起人家,現在就有多後悔和尷尬。

雖然沒有『給你一千萬,離開我女兒』的名場面,但劉偉燕確實是給周翊打過電話的,態度算不上特別惡劣,但言語絕對傷人。

更要命的是,兩人名下一家歌廳,一家洗浴中心,那完全屬於治安大隊管轄之下的**所。

所以,現在該怎麼辦?

要不要問問周翊:你看我們還有機會嗎?

想到這裡,夫妻二人向女兒投去一道無比幽怨的目光。

是,他們當時是強烈反對,百般阻撓,但你都堅持四五年了,怎麼到最後關頭反而妥協了呢?

你說你要是咬咬牙,你要是再堅持一下,不就挺過來了嗎?

李倩回給父母一個白眼,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後悔嗎?

當然不後悔。

畢竟自己選擇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打開書桌最下一格的抽屜,從最裏面抽出一張照片。

仔細端詳着照片上身着警裝、英氣十足的男人,心裏不免有些發酸。

哼,也不知道日後會便宜哪個小賤人!

……

周永新很開心,因為他是周翊的爸爸。

郭冬梅也開心,因為她是周翊的媽媽。

周翊非常開心,甚至笑出了眼淚。

不是因為升職,而是因為這是兩輩子加在一起,為數不多的,能讓父母為他感到驕傲的時刻。

能重生真好啊!

自己風華正茂,父母猶未老,一切都充滿了希望。

周永新與郭冬梅夫妻倆大顯身手,做了滿滿一桌子的菜。

兒子窩在鄉下派出所,一直是兩口子的心病,現在可好了,不僅調回了縣裡,而且還升了副科,任職治安大隊長。

二十六歲的實職副科,別說在小小縣城,就是在放在市裡也不多見。

老周在檔案局幹了二十年,現在還只是個副主任科員。

「陪你爸喝點兒。」郭冬梅給兒子倒了杯白酒,想了想,又拿了個杯子。嗯,今兒個高興,她也來一杯。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兒子和女朋友分了,但也不要緊,天涯何處無芳草,兒子根本不愁找。

一家人舉杯慶祝,其樂融融。

而就在這時,門鈴聲卻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周翊放下杯子,過去開了門。

就見一個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外,手裡還拎着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請問你找誰?」周翊打量着來人,很陌生,可能是敲錯了門。

「您好,您就是周隊長吧!」中年男子沒有見過周翊,但他卻在第一時間內,根據自己掌握的資料,從周翊的年齡和身上短袖警服兩處特徵做出了準確的判斷。

「我是周翊。」周翊微微點頭,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竟然是找自己的。

「周隊您好,我是流金歲月**經理黃貴發,這次冒昧上門打擾,是特意向周隊表示祝賀,這一點兒心意,還請周隊不要嫌棄。」

自稱黃貴發的中年男子,態度很恭敬,說話很斯文。

雙手將禮盒一送,示意周翊收下。

周翊頓時笑了,有些人還真是神通廣大啊,竟然直接找上他家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