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草根官場:一路攀上權力高峰最新章節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周翊從未想過,死亡會忽然降臨在他的身上。

在那條穿行過無數次的人行橫道上,一輛不講武德的轎車視無視路口亮起的紅色信號燈,以無比瘋狂的速度悍然衝過了斑馬線。

來不及反應,更來不及閃避,甚至在被撞飛的一瞬間,他都來不及驚恐。

四周景物在不停地旋轉,隨後化作一片血淋淋的紅色,周翊完全沒有感覺到疼痛,但他卻能清晰地感知自己的生命在飛速地消逝。

周翊慢慢閉上了雙眼,四十年的人生經歷化作無數鏡頭,一一在他腦海中閃過。

第一次上學,第一次逃學,第一次打架,第一次與父母爭吵,第一次離家出走,第一次戀愛,第一次高考,第一次失戀,第一次醉酒,第一次工作,第一次被領導罵成孫子,第一次被開除公職……

他也曾意氣風發、躊躇滿志,卻經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挫折與打擊,最終被現實磨平了鋒利的稜角,從此得過且過,半生蹉跎。

於是在這部署名為人生的電影之中,他只能是龍套,是路人甲,是一個站着如嘍啰的小人物!

在意識陷入黑暗的一刻,周翊幡然醒悟,原來他的人生竟是如此的失敗!

但可惜的是,他卻沒有改寫的機會了!

……

二零零五年夏。

安平市,東吉縣。

清河鄉派出所。

洗手間里,周翊一動不動地盯着鏡子里那張陌生而又熟悉的臉龐。

陌生,是因為這不是他平時肌膚鬆懈晦暗消沉的中年模樣。

熟悉,是因為那正是他年輕時的容顏,陽光開朗且朝氣蓬勃。

周翊伸出手指,輕輕在臉上划動着,緊緻光滑的觸感提醒着他,這張臉是真實的而非虛幻。

他沒死!

不,準確地說,他是重生了。

就在剛剛,他從派出所值班室的床上醒來,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十八年前,也就是他通過公務員考試成為一名警察,被分配到清河鄉派出所的第三年。

周翊低下頭,從角落裡找到了那個屬於自己的藍色洗臉盆,放在洗漱台上,用微微顫抖的手擰開水龍頭,怔怔地看着嘩嘩流出的涼水慢慢將盆注滿。

然後,他高高舉起洗臉盆,將滿滿一盆水澆在了自己頭上。

從頭到腳,遍體生涼。

然而望着鏡子中渾身濕透,顯得有些狼狽的自己,周翊卻按捺不住心中的興奮,放聲大笑起來。

「渾小子,你在這兒發什麼瘋?」

隨着一聲輕喝,讓周翊的笑聲戛然而止。

轉過頭,望着出現在洗手間門口的高大身影,周翊心中不禁百感交集,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停頓了好幾秒鐘,才用無比複雜的語氣開口道:「所長,您回來了!」

張立平。

清河鄉派出所所長。

為人面冷心熱,一直對他照顧有加。

即使是在他被開除公職萎靡不振的那段日子裏,張立平也一直開解他,鼓勵他,還在縣企給他找了份工作。

可惜的是,這位紮根鄉村近十年任勞任怨的老領導,後來卻因心梗發作倒在了工作崗位上。

「看看你個沒出息的熊樣子,不就是失個戀嗎,怎麼地?天塌了?不活了?」

張立平剛從縣裡開完會,一回來就看見周翊在那兒『自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上前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訓斥。

「整天哭喪個臉有什麼鳥用?是能讓人家父母改主意啊,還是能把對象哭回來?你周翊要還算個爺們兒,就應該他娘地好好乾工作,使勁往上爬,然後讓那些看不起你的人把腸子都悔青,那才叫能耐。聽明白了沒有?現在立刻馬上,給老子滾出去換衣服,準備開會。」

一模一樣的訓斥,當年的周翊覺得無比刺耳,現在卻覺得無比的溫暖親切。

要不是所長大人『提醒』,他倒是差點兒忘了,就在幾天前,女友李倩選擇了與他分手。

這件事確實對當時的他打擊很大,頗有一種『燕子,沒有你我可怎麼活啊』的痛苦、悲傷和無助,所以他剛才的行為,被張所誤會成『自虐』也屬正常。

「聽明白了,謝謝張所。」

周翊舉起手,鄭重其事地給所長大人敬了一個警禮,然後大步走出了洗手間。

這小子……

張立平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周翊的背影,他感覺有哪裡不對,但一時半會兒又說不上來。

幾分鐘後,周翊換好警服,重新站在鏡子前,默默地注視着鏡子里的自己。

在很多時候,站在後來的角度,去懊悔自己當時的選擇,去責備甚至是痛恨自己當時的猶豫、怯懦,或者衝動和大意,都是一種毫無意義的行為。

因為人生沒有如果,命運不能假設。

任何人都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

但對周翊來說,不一樣!

現在的他,有了一次重新書寫人生的機會。

而這一次——

我發誓,各位必須看到我!

鏡子中,一身警裝的年輕男子緊抿雙唇,明亮有神的眼眸里,有一簇名為野心的火焰,在熊熊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