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草根官場:一路攀上權力高峰最新章節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第二天一早,周翊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窗戶,迎着當窗灑入的陽光,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啊,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

吃了三個老媽蒸的香菇肉包子,又喝了一碗小米粥,周翊擦了擦嘴,出門擠公交上班去了。

「周隊早。」

「周隊吃過沒,咱們食堂有早飯。」

「周兒你喝茶不,我辦公室有兩盒龍井,一會兒讓人給你送去。」

整個局裡,上至局領導,下到保安保潔,見到周翊,主打的就是一個熱情。

周翊直接乘電梯到五樓,來到副局長辦公室門前。

門是開着的。

張立平正坐在辦公桌旁翻看文件。

聽到噹噹當的敲門聲,抬頭一看,不禁就樂了。

就見周翊走過來,恭恭敬敬地將一盒軟中華放在桌子上。

「喲呵,周隊檔次上來了啊。」張立平放下文件,笑着打趣道。

「別人送的,捨不得抽,特意拿來孝敬領導。」周翊低眉順眼地解釋道。

「你小子心不誠啊,哪有送煙送一盒的?」張副局長拿起那盒軟中華,一臉的嫌棄。

然後他就發現自己錯了,這哪是一盒,最多也就半盒。

「我倒是想送一條,但實力不允許啊!」周翊相當有眼力見兒地掏出打火機,啪地給領導將煙點上。

「你要是給雷局他們這麼送禮,信不信他們能給你個大耳刮子?」張立平吸了口煙,斜睨了對方一眼問道。

「當然信。所以說,我只敢給您這麼送。」周翊十分認真地回答道。

張立平微微一怔,在盯了周翊片刻之後,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無需過多的言語,一句『我只敢給您這麼送』,已然清晰地表明了周翊非同一般的親近與尊敬態度。

從張副局長辦公室出來,周翊的手裡多了一條軟中華。

剛才算是拋磚引玉。

一盒換一條,這波兒不虧。

回到隊長辦公室,周翊給自己泡了杯茶,然後拿出《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和《**所管理條例》,溫習了一遍。

為什麼說是溫習?

因為上一世周翊在法制大隊坐冷板凳時,主要就是和各種法律法規打交道,對這兩個條例自然不會陌生。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意猶未盡的周翊又翻出《人民警察法》與《特種行業管理條例》看了起來。

是的,他愛學習。

學習使他進步,學習使他快樂。

徜徉於知識的海洋,吮吸着知識的雨露。

周翊沉迷於學習不可自拔。

叮叮叮鈴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打破了辦公室的安靜。

周翊拿起手機,看着屏幕上清清楚楚地顯示着『簡書月』三個字,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我和田恬回來了,晚上劉家燒烤約起啊!」

聽着手機里清脆悅耳的聲音,周翊心想自己果然沒有猜錯,這兩位神仙姐姐回東吉了。

「我約不了,我今晚加班。」周翊語氣歉然地回道。

「那你什麼時候有空啊?警察同志?」簡書月有些失望地問道。

「明晚肯定沒問題。明晚我請你們吃殺豬菜咋樣?」

周翊很清楚,對簡書月和田恬兩人來說,這次回東吉縣與老同學聚會當然是排在第一位的,至於吃吃喝喝,嗯,也是排在第一位的。

「好啊好啊,就這麼定了!」提到殺豬菜,簡書月的聲音頓時變得興奮起來。

看看,吃貨的快樂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放下手機,周翊又點起一支煙。

其實就算今晚沒有事情,他也不會參加聚會。

為什麼?

因為在他的記憶里,這次聚會不只有猴子、德超等老同學,還有簡書月與田恬的兩個朋友。

當時他正處於失戀以及工作調動遙遙無期的低谷,看着一個個混得風生水起的老同學,情緒難免有些抑鬱失落。

然後簡書月和田恬那兩個朋友,似乎在有意針對他,一個勁地哪壺不開開哪門,刨根問底攔不住,一會兒問他哪裡高就啊,一會兒問他鄉下是不是很苦啊,一會兒又問他周六周日有沒有休啊,用不用值班啊,掙多少工資啊……

看似在關心他,實際在噁心他。

山上的筍都讓這倆王八蛋給奪完了。

他強忍着怒火,沒滋沒味地吃完了這頓飯,後續的娛樂活動也沒心情參加,直接找個借口離開了。

一回想當時情景,周隊長就氣得手直痒痒。

那兩個鳥人叫什麼來着?

好像一個叫白皓瑄,一個叫許恆。

……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

無數璀璨的燈火與天上點點繁星遙相輝應,共同照亮了東吉縣城夏季的夜空。

熱鬧的街道,熙攘的人群,閃爍的霓虹燈……處處充滿着人間煙火的氣息。

劉家燒烤大排檔。

簡書月手裡攥着一把烤串兒,擼一口肥瘦,喝一口啤酒,擼一口熟筋,喝一口啤酒……

吃得眉飛色舞,滿嘴是油,還不忘向身旁的田恬點頭表示,沒錯,就是這個味兒!

相比之下,田恬的吃相就婉約多了。

貝齒咬住烤肉,輕輕一擼,紅唇隨之閉合,細細咀嚼。然而讓人感到神奇的是,她擼串的速度竟然絲豪不遜於簡書月。

一個白T恤搭牛仔褲,秀髮齊肩,明艷照人。

一個身穿碎花連衣裙,長發飄飄,嫵媚多姿。

不知吸引了周圍多少人的目光。

侯曉磊在一旁靜靜地欣賞着。在這一刻,他彷彿又回到了那個青澀懵懂的初高中年代。

田恬是公認的校花。

從外省轉學過來的簡書月,也被評為校花。

第二中學沒有什麼校草,只有他們幾個表白被拒的笑話。

那時年紀小,什麼都不懂。

而隨着年齡和閱歷的增長,他漸漸地明白了,無論簡書月還是田恬,都是他們這些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夢。

別看這麼多年一直關係不錯,那都是純粹的同學友誼,一旦他們有其他想法,保管連朋友都做不成。

想到這裡,侯曉磊不禁將充滿敵意的目光投向那兩個外地來的傢伙。

本來只是客氣一下,沒想到人家順水推舟加死皮賴臉地就加入了聚會。

而且這個兩人表面看起來溫和有禮,風度十足,實際卻從骨子裡散發著京城人士特有的優越和倨傲。

更可氣的是,論長相論家境論成就,他和肖德超、戴鵬加在一起,也只有被吊打的份兒。

周翊今晚不來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