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北地修羅三百六十五州。

頂尖洲際共計八十餘州,大約有三十餘州,乃是修羅殿的附屬洲際,成為了修羅殿的一員。

這種龐然大物所擁有的底蘊,的確如同玉散人所說,有些深不可測。

但儘管如此,在北地修羅內,還是有修羅殿無法吞併的強大洲際,例如……天牛州!

天色漸漸昏暗,天牛州少主姬常緩步走在大漠風沙中,直至走回了天牛州,回到了屬於自己的少主府,神色依然悶悶不樂,且帶有鬱悶。

「真是太可怕了……這世間居然真的有我姬常惹不起的人,就連荒靈都被直接捆走,這種存在怪不得連天妖嫡子都忌憚萬分。」姬常回想起烽火荒靈被勾魂鎖捆走的一幕,又是一陣心有餘悸。

還好,當時他藉著天妖嫡子的清酒,非常巧妙的化解了裝逼失敗的尷尬,就是不知道天妖嫡子有沒有看出……

想到這裡,姬常感到一陣疲倦,就準備休憩一番。

可就在此時,一道寒風忽然從屋外吹來,隨即顯露出一道魁梧的身影。

他倒掛在屋檐之上,身負巨劍,披着暗金盔甲,神色泛着一抹笑意望着他。

「你……你是誰!」

姬常驀然臉色一變,此人能夠越過重重障礙出現在他面前,實力必然極為深厚,他當即就準備捏碎懷裡的玉簡。

「跟我走一趟吧。」荒天將大袖一揮,力量化作匹練,捲起姬常便直接踏空奔行,離開了諾大的天牛府苑。

「你要幹什麼?我可是天牛州少主,我父親乃是天牛尊者!」姬常面色再度大變。

「我知道,所以需要你跟我走一趟,修羅殿的星元丹放置在浮屠塔內,為了避免引起轟動,你只能成為我的誘餌。」荒天將淡淡說著。

他收到的命令是帶回星元丹,而不是給陳淵帶來沒必要的麻煩,如果能悄無聲息的將其拿走,那自然是最好。

在這一點上,他還是具有謀略和智慧的。

「星元丹?那可是浮屠塔藏匿的頂級至寶啊,就算神魂碎的一塌糊塗,僅憑一丹就能修復,你居然打着它的主意?不要命了?」姬常心臟驟然一緊。

星元丹的價值,超乎想像,尤其是對於天尊境以上的強者來說,無異於是起死回生之丹!

修羅殿更是看的比誰都重,但凡有任何染指者,一定不會放過。

縱使他是天牛州的少主,也難以直面修羅殿的震怒!

「廢話少說。」

荒天將淡淡瞥了他一眼,他正是因為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才要悄無聲息的拿走星元丹,避免給陳淵帶來麻煩。

踏空而行間,速度極快,更是施展了某種秘法,導致極為遙遠的距離,僅僅只用了兩個時辰,便抵達了修羅殿的主州之地。

此地,一片莽荒氣息覆蓋。

天象更是有極為濃郁的暗紅色光澤,高掛懸空,顯得整個修羅殿主州之地,好似修羅場。

這種沉悶的威壓,正常人根本無法適應,也意味着修羅殿內的強者,比其他洲際強者,具備更加濃郁的煞氣。

一座透體發黑的寶塔,坐落在主州後山群中,荒天將隱匿氣息,在來到另一側時,姬常